子禾

<全联盟都在感谢那些助攻的白莲花>1

42:

◆all叶,系列短篇第一发,预计四篇,设定一致,画风一致,当个小连载看也成。后几篇直接搜tag【谢白助】,这里就不放链接了


时间上为第十赛季后,夏休期+世邀赛时间段内。私设有,ooc属于我。


◆【京 城 四 少篇】:本篇出场人物为京城F4(王杰希,楼冠宁,孙哲平,叶修),以及魂穿天才战法钢琴少女白小姐。
【本篇叶神苏点笔记】:制服与钢琴更配。


◆全联盟都很奇怪哪里冒出来了一朵朵白莲花但是最终也有点感谢她们的助攻。




【序】关于玛丽苏身白莲花心的女主们


[给你喷点白莲花.jpg]


[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智商999财产五百兆兆兆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三岁就博士后呢.jpg]


[你这样,会长出七彩头发和眼睛的.jpg]


[给你一朵白莲花.jpg]




【一】


“哥,有人找。”叶秋拽下了叶修的耳机,却看到混蛋哥哥仍然游刃有余地解决掉了竞技场的对手,金色的“荣耀”浮现在画面上。


“嗯?谁呀?”叶修没太在意,“哥离开这十年了,京城这块地除了自家人还有人记得我啊。”


“楼家的。”叶秋还真不知道自家哥哥怎么和楼家扯上关系的。顶着那位西装革履的青年热切的看亲人的目光,他还确认了一遍,这才上楼把哥哥拽出来。


“哦,我知道了。”叶修一脸了然。


笨蛋弟弟有点不开心。自己的混蛋哥哥什么时候又撩了一个小年轻啊。


心情不错的叶修和心情不爽的叶秋下了楼,见到了等在客厅的楼冠宁。


“哟,小楼啊。”叶修举起手打了个招呼,整个人透着一股漫不经心。


“大神。”楼冠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正经像个高富帅的样子,“义斩和微草有一场友谊赛,叶神要不要来看看?”


叶秋没想到楼家这位也是个沉迷荣耀难以自拔的世家子弟反面教材。牵扯到荣耀,他也就不好多说,丢给叶修自己处理了。


“好啊。”叶修欣然答应。有一阵子没去找大眼玩了,不知道微草家的小朋友们怎么样了。或者让兴欣也和微草来一场友谊赛,反正夏休期还长着呢。


“晚上请叶神吃个饭,正好有两张音乐会的门票,一起去吧。”楼冠宁说这话时还有点紧张。比第一次参加董事会还紧张那么一点点。


“音乐会啊,挺高雅的……”叶修想了想,“禁烟是吧?”


这是被拒绝了吧。楼冠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整个人都不开心了。


“最近太热,记得选个清淡的,吃起来方便一点。”叶修笑着说,“毕竟去音乐会还要穿正装,火锅啊大排档什么的就不合适了。”


咦?


直到叶修啧啧感叹楼冠宁竟然开了如此骚包的一辆跑车,楼冠宁才真切的意识到,这是答应了约会啊。


叶修看着有点荡漾的楼冠宁,有点担心他直接飚上最高时速。




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中,楼冠宁和叶修走进了微草俱乐部。训练室绕了一圈,竟然没有人。


叶修有点诧异。友谊赛约的时间快到了吧,像高英杰那样的乖宝宝,不一般是提前老早就来了吗。


怎么也不见王杰希……楼冠宁和叶修也不好在人家的训练室里到处瞎转,也不知道去哪里,这时一阵喧闹声拯救了他们。


听起来是在训练室上面一层。走上去一看,是微草组织的夏令营。


很多俱乐部都会在夏天举办夏令营,为一些对成为职业选手有着职业兴趣的年轻人提供一个暑期体验的机会,有些潜力股可能就直接被挖到训练营了。也有些是忠实的战队粉丝,希望能和偶像近距离接触的,俱乐部为了商业需要也自然会做到滴水不漏。


倒是难得这么热闹。


叶修靠着门框,饶有兴致地打量里面的情况。


微草未来的希望高英杰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愣愣地坐在电脑前。他对面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脸上挂着矜持的微笑。


“承让了。”那姑娘很隐晦地骄傲了一下。叶修挑了挑眉,感觉挺有意思的。


没听王杰希提到过微草多了一个天才战队法师,那么这位就是来参加夏令营的普通玩家了。


“你怎么看。”冷不丁地冒出王杰希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这才发现,王杰希已经在门边站了有一会儿了。


王杰希的位置正好能把自己的屏幕看个清楚。那姑娘目光闪烁,心里有了一番打算。


“我这不刚来吗,除了最后那个大招什么都没看见。”叶修耸了耸肩。


“你感觉呢?”王杰希也似乎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随便问问。


“王队,我想和你打一场。”那姑娘突然站起身来,轻轻撩了撩头发,笑着对王杰希说。


她觉得她展示出了自己最美的一面,王杰希一定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呵呵,微草夫人的身份,她要定了。白姑娘笑得越发精致动人,蓝中带绿的眸子更是散发出耀眼的光辉。


在场三个审美有异gay里gay气的队长完全没接收到她的一波攻击。


王杰希这才分了点视线给她。被打断的叶修也没说什么,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打不打?”王杰希又扭头去看叶修了。


“我?还是你?都太欺负人了吧。”叶修笑了笑。


王杰希没理他。白姑娘以为王杰希对这人的话心生不满,于是露出一个苦涩而又委屈的笑,整个人表达出又难过又坚忍的意思,仿佛被侮辱了还在坚持。


然后,她发现周围没人为她感到不平,去指责那个人,反倒是一脸深以为然,甚至向她投来审视的视线。


???


一个这么狂妄没礼貌的人,这么对待一个美貌而又单纯的女孩,就没有人觉得不合适吗?


这个人穿着一看就来自淘宝的便宜货,长得也就那样,凭什么?


白姑娘抬眼看过去,却被楼冠宁吓了一跳。


楼冠宁少见地冷着一张脸,皱眉看着她,让她有点不寒而栗。


那种眼神,是警告。


不要玩多余的花样。


楼冠宁在上流圈子里待久了,对于一些特殊的人或事,比起叶修更为敏感。比如现在,他便察觉到这人对叶修的不怀好意和设下的小小圈套,以及算计来算计去的小念头。


见得多了,这点手段骗不到他。


楼冠宁和王杰希交换了一个眼神,很有默契地统一了观点。




叶修对一些恶意的敏感度比较低,很自然地对王杰希说:“唉大眼儿,你今天和小楼他们约了友谊赛,挖掘好苗子的日常任务就停一停呗。”


无论多少次,听到叶修前辈叫队长“大眼儿”,都有种“我不该听到”的感觉。


在场的职业选手默默望天看地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这时白小姐义正言辞的开口了:“王队是一名实力超群的职业选手,不靠商业价值只凭实力说话,外貌是天生的不能决定什么,还请你说话注意一点。”


鸦雀无声。


微草全队觉得自己真的很难假装没听到那句“大眼儿”了。欲哭无泪。欲盖弥彰。




叶修愣了楞。


这姑娘说的有道理哈……


王杰希看到叶修的表情就知道,叶修这个净说大实话的人,把这姑娘说的话也简单地当做大实话来听了。这姑娘明明是成心跟叶修过不去。


被她这么一说,叶修就变成了以貌取人,否定实力的追名逐利者了。


一个称呼也能被有心人编排出一出好戏。


“其实吧,我们杰希大大长得也是不错的。”叶修想了想,“你的粉丝不天天喊着你眼睛里有万千星辰吗?”


笑眯眯地看着王杰希,叶修重读了“万”和“千”,仿佛是要做个左右眼区分。


这是高端垃圾话。


但说实话,叶修倒也觉得王杰希的眼睛挺好看的。单拿出来哪一个都好看。


这么想着,自己倒是忍不住笑了,收获王杰希的凝视一枚。




对于白小姐的话,在场没人应和,一时间场面尴尬,只有王杰希和叶修十分和谐和熟练的互动稍作挽救。


“走吧楼队,我们约的时间快到了。”王杰希一句话,提醒了屋内屋外的正经人,大家三三两两地往训练室走去。


白姑娘一咬牙,心有不甘,脑子一热大喊出声:“我能去看一下吗?”


职业选手们脚下一顿,有些无语。


虽然是友谊赛吧,但也是战队和战队之间正经约好的比赛,平时训练室都是闲人止步,你提这样的要求,难不成想要个特权?一屋子夏令营小朋友都看着呢。


此时王杰希和叶修已经走远了,楼冠宁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分给她,快步赶上去。其他职业选手也没多说,笑笑离开了,脾气好的还解释几句,脾气直一点的像刘小别,干脆翻了个白眼就走了。


留下白姑娘站在原地,脸色难看。




“英杰啊,”叶修招呼着高英杰,一句“英杰”让王杰希眼皮一跳,也让高英杰一愣,“等会儿把录像调出来我看下。”


“你苦大仇深发呆那么久,不可能只是因为输给一个漂亮姑娘吧。”叶修调侃,“我帮你看看哪里古怪了。”


“她长得漂亮?”王杰希突然插了句话。


“啊?挺漂亮的吧,我没太注意……”叶修被这一问,还有点懵。


叶修是基于“女孩都长得漂亮”做出的无效判断。


王杰希对这样的答案很满意。


魔术师的想法果然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叶修接过高英杰直接递过来的账号卡,腹诽王杰希天马行空的问题。




这么一看,还真看出来点问题。


叶修把视频来回看了几遍,发现这个战斗法师很有问题。


高英杰也认真琢磨着叶修暂停的几个位置,细细思考起来。


“很奇怪啊。”王杰希说。


“很奇怪啊。”叶修重复了一遍,“这个姑娘简直像是精分一样,几个关键点都有延迟。换个纯近战恐怕就为难了。比如换少天来,就有意思了,他最擅长抓这样的漏洞。”


“关键这种延迟,又不是技术上的失误,也不像是性格上的操作习惯,整体看下来,节奏都是乱的,打起来很憋屈啊。”叶修又拖到最后,“打了四分多钟,小高你后来是有点犹豫吧。”


“是……”高英杰有点惭愧。


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肩:“问题不在你身上。”


问题在那个战法身上。这种不和谐感简直像是在和两个人打,根本上来讲是那个战法的问题,好比灵魂和身体不契合,有一个跟不上另一个的步子。专业点说有点像意识和操作在打架。照英杰的性子,隐约察觉这一点了,肯定手下犹豫了几分。要是打过一场后再打一场,英杰其实想输都很难。


玄学王杰希无意中勘破了穿越女的秘密。


总之是个小插曲,谁也没再放在心上。




送走了高英杰,叶修正色:“老王,不生气吧。”


一句“老王”再次让王杰希眼皮一跳。再一看,叶修表情还正经挺严肃的。还有点小忐忑。


牵扯到联盟的商业化,什么商业价值,这也算叶修心里一根小小的刺儿。倒不会觉得王杰希真会为一个称呼跟自己翻脸,只是那姑娘说的话让他想到了这根小刺,这也多说几句。


“你不是说挺好看的吗,就当你夸我了。”王杰希特地挤出无奈的意思,配合叶修。


毕竟叶修声音好听,说话时常常不自觉地带上点儿化音,没由来地添几分亲昵。


叶修笑了笑,看着王杰希的眼睛。


他是真的觉得王杰希的眼睛好看。每当王杰希看着他的时候,他都感觉这人眼中有光,万千星光。




日常输比赛的楼冠宁蔫蔫地等着叶修。叶修正和王杰希聊着什么。


距离好远啊。自己还远远不够。


叶神身边那么多大神,每一个都相识得比自己早,每一个都更懂叶神,每一个都比自己厉害。


楼冠宁深切地意识到,自己除了钱似乎还真没什么拿出手的。


“想什么呢,头回儿输比赛啊。”叶修戳了戳两眼发直的楼冠宁,有点好笑。


“叶神你就不要嘲讽我了……”楼冠宁有气无力地摆摆手。


“走吧,还等谁啊。”叶修率先走出了微草。


楼冠宁拍了拍自己的头,甩掉伤春悲秋的想法,追上叶修和他并肩走了出去。


不等谁,只等你。




【二】


王者之夜。


连叶修都有点忍不住吐槽今晚的音乐会的名字。


虽说钢琴是乐器之王,虽说今晚请来的是赫赫有名的音乐家,虽说上流人士有着奇异的审美,这个名字也太……游戏了一点。


不过楼冠宁也有心了。自己在他面前弹过钢琴,所以邀请自己来的是钢琴主场的音乐会,好歹也不算是纯粹的外行看热闹。


不过在看到那位熟悉又陌生的白姑娘的时候,叶修又提起了几分兴趣。


还是个音乐天才?


楼冠宁和叶修一起去和主办人打个招呼,在几位二代圈内人和音乐圈泰斗旁边看到了一枝独秀的白小姐。


白小姐端着一杯香槟,穿着白色晚礼服,像美人鱼一样纯洁秀美。


怎么哪都能碰到她……楼冠宁简直想走了。


白小姐先发制人:“好巧,又见面了,欢迎二位来听我的演奏。”


这可不是她的专场音乐会,这话有些狂妄。几位富二代人精皱了皱眉。


“哟,不打你的游戏去啊?改弹钢琴啊?”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冒出来了。是这里面性格最古怪的李老头,冲着叶修说的。


“不改,还是打游戏。”叶修很是随便地回答。


楼冠宁微微惊讶:“二位认识?”


李老冷哼了一声。叶修笑道:“李老是我和我弟的钢琴老师。”


李老嫌弃地说:“你们兄弟俩,一个跑去经商,一个跑去打游戏,没一个务正业的。”


可惜了。都可惜了。


李老斜眼看着叶修,叶修双手合十以示求饶,两人对话倒是十分自然,像一组忘年交。


“这是我新收的学生,有出息的那种。”李老没好气地把白小姐介绍给没出息的叶家哥哥。


白小姐上前一步,微微抬头,冲着叶修说:“既然你也是老师的学生,不妨比一比,就当师门内的交流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场面一度再次尴尬。




李老头在一旁看起热闹来。自己这位女学生资质还成,心思倒是挺多的,让那小子帮他敲打敲打也不错。


就算嘴上不承认,李老头还是很喜欢叶家那俩小孩的,同时也更痛惜。


不务正业。可惜。没出息。


在李老头恨铁不成钢的视线中,叶修可有可无地答应下来了。


白小姐矜持地颔首,心里却遗憾今晚她的主要目标不在,只有一个好感度极低的难攻略的楼冠宁。等着吧,今晚过后,我要让你后悔莫及,对我痴迷不已。


楼冠宁对番冲突喜闻乐见,跟主办打了个招呼,往最后添了个节目。


叶神的演奏必然要放在最后震惊全场的。


楼冠宁暗搓搓地构想着打脸爽文的剧情。




“下面有请白莲小姐!白莲小姐是钢琴演奏家李云老先生的关门弟子,屡次获得世界级大奖,目前已成为世界青年演奏者中屈指可数的重要人物!欢迎白小姐为我们带来贝多芬第八钢琴奏鸣曲,悲怆!”


白小姐款款上台,向大家致意。


一曲终了,台下响起了礼节性的掌声。


主持人将李老请了上来,让李老简单评价一下。毕竟是李老的学生,借此机会也是讨好李老。


奈何李老在某种程度上是和叶修一样的性格:净说大实话。


“第一乐章,悲伤有余,气势不足,太过软绵。第二乐章,小白你这是只顾着谈恋爱了吗?第三乐章,呵……”


李老笑得有些怪异。


叶家那混蛋小子也选了这段,还是少说两句得了,省得打击过度。


这时VIP席有人毫不客气地发出了一声嗤笑。


白小姐闻声看去,竟然是个认识的人。


孙哲平。


穿越过来的白小姐在确认了自己生活在B市之后,立刻开始回忆全职中B市的主要角色。微草、皇风和义斩三支战队,孙哲平和楼冠宁两个或隐性或明晃晃的富豪,王杰希一个顶级大神。


这三位基本上就是她的攻略目标。看来今天真是幸运啊。


白小姐心思一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冲着孙哲平严肃正直地说:“这位先生,尽管我的演奏不是最完美的,但还请你尊重我的演奏,尊重我的音乐。”


孙哲平挑了挑眉。


白小姐潇洒地转过头,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下台了。


啊,她已经感觉到一道炙热的视线黏在她身后,仿佛对她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事实上,孙哲平的视线正黏在刚上场的叶修身上。


据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个制服控。孙哲平觉得自己是制服叶修控。


毕竟是场正式演出,叶修换上了一身黑色礼服,燕尾上衣剪裁合身贴服,腰间微收,笔直的长腿包裹在黑色的裤筒里,挺拔而又纤长。额前的碎发全被拢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黑白相配,整个人仿佛在发光,让人有些目眩。


叶修的气质很独特,懒散来自自信,随意来自不在乎,总是不在意的温柔一点、不经意的耀眼一次,深深吸引旁人的心神。


楼冠宁现在有点纠结。他既开心自家大神在舞台上那么好看,又不开心那么多人盯着自家大神看。




抬手,按键,灯光打在那双手上。


叶修自然不会像上次弹奏野蜂飞舞一样单纯只是秀一秀手速,这次,他认真对待了这首曲子。


他只弹了第三乐章。


那双好看到极致的手,跃动,一连串的音符倾泻而出,像珍珠接连落入玉盘,音乐一开始的弱起和均匀质感拿捏得举重若轻。渐渐的,音符密度不断增大,乐声渐强,最终几个坚定的重音,敲在琴键上。


也敲在听众的心上。


沉重,又饱含激情。


没等听众把从震惊到沉迷的心路历程走完,下一乐句的音符又倾泻而出。


乐声的内容更加丰富,叶修的手腕的动作轻巧而又连贯,他的动作和表情,竟与乐声完美契合:温柔,明亮。


暖黄色的灯光中,钢琴乐声有着治愈人心的作用。那人的一切也有这样的作用。




悲怆的第三乐章,会弹的人不少,弹好却是不容易,经典的演绎版本都不带重样的。


如果说先前的白小姐在这首曲子上是入门的“会弹”“没弹错”的水平,那么叶修的演奏,就在另一个高度上了。


一分五十六秒,曲终。


台下寂静无声。


叶修站起身来,微微鞠躬。


仍然是VIP席传来了声音。


第一个鼓掌的人。孙哲平。他站了起来,缓慢而又清晰地鼓掌。


全场如梦惊醒,发出如雷般的掌声。


陆陆续续有人站起来,叶修却始终看着孙哲平。


悲怆的第三乐章实在是不完全符合“悲怆”之名。它的音符,有时安静而温存,有时激烈而沉重。


像是在说,生命苦短,缺陷良多,但还有一个用音符敲醒你的人,轻轻告诉你,这人生啊,多好。


送给你。


叶修冲着孙哲平笑了笑,再向观众示意表示感谢,离开了舞台。




【三】


“我决定挑战李斯特的超技练习曲第五首, Feux follets.Allegretto,鬼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小姐再次站上了舞台。


她不能让那个不知哪冒出来的人扰乱她的舞台和计划。她不会承认自己深深被震撼和感染。


只从炫技的角度来考虑,这首难度系数极高的曲子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如果那个人此刻还在舞台上,我一定想办法挑衅他让他接受挑战才好。白小姐愉快地想着,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人骑虎难下不得不答应,却弹得一塌糊涂,成为无比优秀的自己的陪衬。


听众们议论纷纷,显然是很有兴趣。白小姐特地关注孙哲平的反应,结果发现孙哲平不见了。


不只是孙哲平,楼冠宁也不见了。


满脑子疑问的白小姐勉强结束了演奏,在不痛不痒的掌声中下场了。


结果在后台出口处,她看到了三个人。


画面应该是孙哲平和楼冠宁都想要让那个人上自己的车,这么一出三角狗血剧情。




经历了这不合心意的一天,白小姐终于意识到,自己穿越过来之后没有遇到干扰自己攻略男主的女配的原因:这竟然是耽美和言情混合的剧本。


可怜的白小姐没有意识到,其实她才是那个女配。




叶家弟弟的出场结束了一段战争。


叶秋警惕地瞪着孙哲平和楼冠宁,把叶修塞进车里,绝尘而去。


现在这个社会,除了他之外的有钱人都喜欢玩荣耀吗?


叶秋认真地考虑,要不要吩咐秘书去买张账号卡。


叶修打断了自家弟弟蠢蠢欲动的心:“叶秋,你认识白莲吗?”


叶秋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皱了皱眉:“你怎么认识她的?”


“我还没说认识呢……”叶修耸了耸肩,“巧了今天碰到这人两次,顺便问问。”


“还是别和她走太近好。”叶秋没好气地说,“白家的小天才,长得好看,智商高,学历高,琴棋书画总之样样精通。”


看叶秋这个反应,叶修更好奇了。


无奈之下,叶秋还是说了实话:“之前两家有意联姻的。”


哟,弟妹?叶修简直要好奇死了。


“混蛋你别乱想啊!”叶秋立刻制止了叶修的想法。


“这女人不是个善茬,心太大。”叶秋正色,叮嘱自家哥哥。


心太大么。叶修也不是完全不懂这些旁门左道,只是懒得往这方面想罢了。叶秋这么一提,叶修也开始琢磨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啧啧,这小姑娘还正经戏挺多的。




所以第二天一早,叶修准时来到微草俱乐部报道了。


他也不把自己当外人,热热闹闹地开着个战斗法师的小号,跟微草全队轮着打擂台。微草的小朋友倒也配合老人家叶修,没有正经的1v1,嘻嘻哈哈打起指导赛,或者学习猥琐流精髓起来。


一片热闹中不见王杰希。叶修询问微草的这一帮留守儿童,说是在夏令营那边。


叶修突然想起王杰希没撬动的两大墙角,邱非和小唐。


王杰希究竟多想要个合心意的战斗法师啊……




如果王杰希听到叶修的感慨,一定会认真的看着他说,我确实很想找个合心意的战斗法师,一起过日子的那种想,并且早就找到了。




熟门熟路地摸到楼上,今天的夏令营很安静,只有按键声。


一边噼里啪啦,一边有条不紊。


王杰希和白小姐。


时间倒回半小时前。经理一脸无奈地来找王杰希。那位白小姐又搞事情了。


她换着职业打学员,还专门用人家的本职业打,还全赢了。


整个夏令营萦绕着一股低气压。不爽吧那是肯定的,可人家堂堂正正打败你了,还是用你的职业。感觉无与伦比的憋屈。


白小姐还是坚持要和王杰希打一场。


经理都有点烦了。要说昨天挖掘到一个天才战法,挺高兴的,结果今天再观察,闹出这么一出,搞得好好一个夏令营乌烟瘴气的。


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去报名训练营啊。欺负普通玩家有什么用。


没办法,经理去请示王杰希。


是请示,而不是请。这位白小姐还没那么大能耐想怎样就怎样。也就是微草队长的习惯性惜才,要是换个战队,比如霸图,估计已经被扔出去了吧……


王杰希倒是来了,开着一个普通的魔道学者,已经虐了白小姐的元素、魔道、拳法三场了。


白小姐脸色有点难看。她以为王杰希会稍微放点水的,结果竟然直接用了魔术师打法,节奏极快,她几乎跟不上。


叶修倒看得清楚。王杰希根据昨天看出来的情况,想试试这位白小姐的意识与操作不协调究竟是什么程度。看来试探的结果不怎么理想,哄哄没经验的打个措手不及还行,换了王杰希这个老油条就一边倒了。


“再来。”白小姐换上了她最熟悉的战法。


她转念一想,王杰希这不是表现出对她的重视吗。自己越挫越勇,最终翻盘,一定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说里的套路都是这样的。白小姐信心满满,冲王杰希露出一个不抛弃不放弃的坚持微笑。


然而,她看到王杰希站起身来,将电脑让给了一个人。


昨天那个人。她的恋爱剧本中的炮灰男配。




王杰希递给叶修一张战队法师的账号卡,叶修顺手接过,刷卡进入房间。


“开始吗?”叶修手指虚放在键位上,问白小姐。


他很平静,也很认真,就像是对面只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对手。


白小姐愣了愣,把一肚子憋屈和委屈咽了回去。


一分五十六秒,战斗结束,白小姐输了。


叶修平静地摘下耳机,站起来,对白小姐说:“我不太清楚你是怎么训练的,但是你目前的水平,很有水分。即使有天赋,也别用太多投机取巧的方法,要是连努力踏实的训练都做不到,给你一个神级账号你也只能给它添一笔败绩。”


白小姐心下一惊。


这话仿佛在说,她穿越到一个天才人物身上,却从未想过如何真正成为这个人。她只是在利用这些得天独厚的能力,似乎藉由这些能力,她就必然是个受上天眷顾的人。


灵魂深处有着隐隐的悸动。


那可能是原本被挤出去的灵魂,对她的抗议。




“荣耀不是个恋爱游戏,你要是喜欢,就练习,学习,达到你的目的。”叶修笑着说。


全职也不是一本恋爱小说。一切都是认真的。


白小姐轻轻嗯了一声。




白莲小姐突然觉得这个人很帅,很好。她有点喜欢上这个人了。


正当白小姐又有些跑偏的时候,她看到了这个人和王杰希并肩站着,说着什么。


王杰希捏了捏那人的手,那人笑着说自己是退役又不是养老。王杰希不置可否地顺手给他做了个手操。


突然觉得闪瞎眼。




此刻,白小姐觉得自己不应该有那些杂七杂八的恋爱攻略想法了。因为她觉得这两人站在一起尤其和谐。


白小姐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然而后来,打开这扇门之后的微草学员白小姐觉得,联盟一群gay的故事,就是个恋爱故事。


白小姐一脸冷漠地看着世邀赛冠军颁奖仪式上,国家队队员假借激动之情对叶领队这样又那样,默默打开了小戴发给她的all叶压缩包。




对不起王队,这个世界真是太微草了!你一定要选择原谅叶神啊!


白小姐羞耻地捂住了自己的脸,觉得天下大同,世界和谐。




–  京 城 四 少 与白小姐篇end 系列tbc –






这系列大概就是叶神中心,主题就是苏叶神,嗯。


没罗辑(罗辑:喵喵喵?)地吹叶神。我叶最好。嗯。


最近生活中遇到了白莲花,觉得白莲花这种生物,脑回路真的是很神奇啊……开个浅坑写一写戏太多的白莲花。


叶神那么好,白莲花玛丽苏穿越女是怎么舍得瞎搞剧情黑他的!【生气地叉会儿腰】


所以我来搞事……


下一篇应该是【脸篇】,包括联盟的脸,联盟的钱包脸,联盟的脸T。hhh我是怎么把他们组在一起折腾白莲花玛丽苏的呀2333【已疯】



朋友们下次见喵。

评论

热度(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