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禾

<全联盟都在感谢那些助攻的白莲花>3

42:

◆all叶,系列短篇第三发,预计四篇,设定一致,画风一致,当个小连载看也成。前两篇走这里→白莲花1  白莲花2,或搜tag【谢白助】


 


时间上为第十赛季后,夏休期+世邀赛时间段内。私设有,ooc属于我。


 


◆【三个二带俩王篇】:本篇出场人物为三位二(战树大师黄少天,中二少年孙翔,联盟第二张佳乐),两位心脏王(喻文州,叶修),以及黑道圣母病白莲花怀特小姐。


 


【本篇叶神苏点笔记】:谈谈叶神极其容易被误以为是玛丽苏的开了挂的人生。


 


◆全联盟都很奇怪哪里冒出来了一朵朵白莲花但是最终也有点感谢她们的助攻。


 


 


 


【一】


 


今年的夏季嘉年华不止有游戏里的抓鬼了,财大气粗的联盟组织了一波与外国的荣耀战队的交流活动。


 


公费出国旅游啊。虐外国菜啊,啊不,与外国职业选手友好交流啊。多好,多好。


 


于是联盟出国小分队一号队准备出发了。领队为叶修,成员有霸图张佳乐,蓝雨喻文州和黄少天,轮回孙翔。


 


之所以组建这个奇葩的阵容,没什么特殊原因,只是因为这是A国本赛季的冠军队的职业配置,首发是剑客、术士、战斗法师、弹药专家和牧师,第六人是召唤师。


 


联盟最大的失误,应当是没有在张新杰安排好夏休期时刻表之前谋划这一出。


 


于是叶修带着联盟特批的焕然一新的悟道君和随便一张够用的账号卡,和一帮又靠谱又不那么让人放心的队友上路了。


 


 


 


“老叶老叶你说联盟怎么那么大方,竟然夸海口说花多少都给报,我们要不要顺便旅游一圈?”


 


这是憋了一路的黄少天。叶修有点晕机,上了飞机就被喻文州套上一个眼罩,赶去睡觉,因此黄少天罕见地安静了一路。


 


“我倒想去赌城玩一玩……”


 


这是在研究旅游手册的张佳乐。喻文州默默给他换了一个N市周边的。先不说从N市到赌城几乎要横跨整个A国,就张佳乐这运气,他真挺怕他输得连扎辫子的头绳都不剩。


 


“喂,你怎么那么虚啊。”


 


这是别别扭扭凑到叶修身边的孙翔,努力假装不耐烦地看着还怏怏的叶修。


 


“老人家,不撑折腾。”叶修懒洋洋地回了句。


 


不撑折腾啊。孙翔不知道脑补了什么,耳朵有点红。


 


喻文州及时阻止了车继续开:“联盟那边说一切交给我们做主,我们还是先考虑下住哪里吧。”


 


“联盟这么懒早晚会倒闭的。”黄少天言简意赅地下了结论,接着又是一通滔滔不绝,“唉你们说要不要帮联盟省点钱呢?我觉得不用吧,我们毕竟是代表联盟来的呀,不要面子啊唔唔唔……”


 


叶修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糊住了黄少天的嘴:“我弟经常满世界跑来跑去,给我做了份挺靠谱的攻略,上面应该有他住过的几家酒店。”


 


喻文州揭下那张纸,入眼第一篇就是酒店,排在头一个的是Ty Warner Penthouse。


 


传说中的沃纳顶楼套房。喻文州刷新了对叶修家庭状况的认识。


 


少天一场比赛赚的钱能住一晚。喻文州正经盘算了一下,竟然感觉还不错。可惜只能住三个人。


 


接着看第二个。Waldorf-Astoria,华尔道夫。见证美国历史的堪称美国最经典的酒店,“美国一切文明的焦点”。


 


第一个壕到极点,第二个又壕又有底蕴。B市的那个叶家。喻文州大致上摸清叶修家里的情况了。


 


玩战术的认真心脏起来,战斗力绝对爆表。


 


 


 


最终五人组选择了华尔道夫塔楼的三卧室套房,所谓的“帝王套房”。叶家弟弟竟然有长期入住信息存在这里,把叶修搬到前台,整个入住过程顺利无比。


 


结果到了付款那一步出了一点问题。叶修递过去的卡没办手续,境外不能刷。


 


叶修一拍脑袋。忘了这一茬了。


 


这就有点小尴尬了。


 


这就是个好机会了。


 


黄少天、张佳乐和孙翔暗搓搓开始掏卡,妄图追求那一瞬间包养叶修的错觉。


 


 


 


“记在我账上吧。”


 


突然,旁边冒出一个柔柔的声音,一双白皙秀美的手轻轻敲了敲柜台。


 


一行人转过去看她。是个纤细的少女,穿着白色连衣裙,踩着一双白色小皮鞋,金色长发用白色发带松松挽起。


 


好白啊。三个直男审美的基佬只有这一句评价。


 


还没等叶修这边有什么回应,少女身后的两位黑衣黑墨镜保镖先说话了。


 


“小姐,这不太合适。对陌生人不要这么友好。”黑衣人一号冷着脸说道。


 


“小姐就是太善良了。”黑衣人二号小声嘀咕,保证能让在场所有人听到的音量。


 


“好歹是半个同乡,遇到难处怎么能不帮一把呢。”那位小姐露出一个悲天悯人的笑容,整个人仿佛散发着圣光。


 


好像是个钱多人傻的。孙翔评价这人,尽管他觉得这个评价似乎有点耳熟。


 


 


 


喻文州眯起眼睛,露出一个礼貌而疏远的笑,打断了大小姐和两位保镖之间的自说自话:“谢谢,不用了。毕竟是陌生人,我们初来乍到,也不太放心。”


 


张佳乐啧啧赞叹。不愧是联盟心脏,这话说的,原话奉还意思都不一样,够犀利。


 


那位大小姐睁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这样不好吗?这不是为你们着想吗?”


 


接着,那双大眼睛蒙上一层水雾。两位保镖脸色不善,挡在少女身前。


 


喻文州的笑都有点挂不住了。


 


“唉我说你戏怎么那么多啊,谁认识你是谁啊,怎么放心就让你付钱?再说你钱多就去做慈善呗,帮我们付钱,哈哈哈我们不需要啊!说起来你该不会天天守在前台等着给别人付钱吧?闲不闲啊?小小年纪不上学啊?有没有大人管一管啊?”


 


黄少天和他的文字泡挤了过来。


 


一堆听不懂中文的A国人好奇地看着这个语速惊人的年轻人。在场几位能听懂中文的,有的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有的被震惊得一愣一愣的。


 


大小姐的眼泪刷得一下落下来了,泪水划过一道晶莹的弧线。


 


“我,我做的不对吗……”她慌乱地看着对面一行人,四个人没反应,剩一个笑眯眯的,让她感觉有点冷。


 


她平时就是这么做的啊。助人为乐是美德啊,他们不应该欣然接受表示感谢,然后赞美她,建立友好的关系吗?


 


她看了一圈,最后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张佳乐。


 


张佳乐那张脸就是个忧郁男神的面相,看上去有点缺爱,脑后甩个小辫子,平添几分艺术家的气质。


 


可是他缺的又不是你的爱。张佳乐一脸迷茫地回视一眼,又转头去找叶修。


 


少女的求助光波打了个空。


 


 


 


“好了,可以入住了。”叶修一句话拉回了所有人的注意。


 


前台小心翼翼地把黑卡递还给叶修,叽里呱啦说了一通“sir”“sorry”“have a nice day”之类的,叶修很自然地回了个微笑,点点头。


 


看着叶修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在场诸位都有一种不真实感。喻文州心里默默感慨,到底是世家子弟,培养出来的气质有时不注意就显露出来了。


 


酒店领班是位风度翩翩的老人,带着他们走向专用入口和电梯。


 


剩大小姐和两位保镖留在原地,一个默默流泪,两个默默生气。


 


 


 


三间房,五个人,叶修一间,喻文州和黄少天一间,孙翔和张佳乐一间。


 


最佳位置谁也抢不到,这样很和谐,并且方便每个人去夜袭,啊不,夜聊。


 


领班留下来简单介绍了一下各项服务,临走前毕恭毕敬地对叶修说:“虽然您可能不记得了,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欢迎您回来,希望您能和小时候一样,把这里当作另一个家。”


 


叶修有点不好意思:“当然记得了,斯考特大叔。”


 


斯考特笑着微微鞠躬后离开了。


 


 


 


关上门,四个人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叶修。


 


“老叶,坦白从宽,你是不是和孙哲平一样,都是不务正业的富二代?”张佳乐严肃地问。


 


“老叶,你这样就不对了,明明那么有钱却从来都不说,这对我们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太不仗义,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黄少天也严肃地问。


 


孙翔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完全、一点都不想知道。


 


喻文州继续保持微笑。


 


叶修很是无奈地回答:“小时候因为我爷爷的工作原因,在美国住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家里不太安定,我和我弟就被送到酒店住了一个来月。”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众人脑补出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豪门怨怼和黑白道厮杀的硝烟。


 


事后证明,他们这么瞎胡脑补,竟然蒙对了不少。


 


 


 


第二天一早,七点钟,有人敲门了。


 


唯一一个起了床的喻文州皱着眉开了门。


 


其他人都还在睡,或者倒倒时差,或者像叶修那样的,到底还是晕机后遗症。


 


也不知道叶修有没有被吵醒。


 


喻文州开门的时候心情绝对不算好,结果看到门外的人,心情更不好了。


 


昨天的白衣少女带着几位推着餐车的送餐员来了。


 


“我猜你们可能不熟悉酒店的服务,查了查前台果然没有订早餐,我给你们在中餐馆订了,正好一起送来。”


 


怀特小姐经过调整,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昨天让人查了查,这五个人都是打游戏的啊。在单纯的怀特小姐的心目中,打游戏不是件正事,是让人痛心疾首的耽误人生。


 


所以自己有义务帮助他们重回正途。


 


“养成良好的习惯,生活才能逐渐走上正轨哦。”


 


怀特小姐的笑容是那么纯洁和高尚,让人动容,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一丝懊恼和反省之意。


 


除了此刻慢慢收起笑容的喻文州。


 


喻文州是个冷静到有些冷酷的人,他不为所动的时候,像一座不可能被融化的冰山。


 


锐利的视线刺得怀特小姐有些慌乱。她不明白做错了什么。


 


“这位小姐,谢谢你的好意。”喻文州开口道,“但也请你不要随意干涉别人的生活,尤其不要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这话挺重的,怀特小姐感觉很委屈,眼底又泛起了泪光。


 


“也不要自作多情。”看到这一幕的喻文州又添了半句,之后礼节性地对她笑笑,关上了门。


 


结结实实吃了一个闭门羹的怀特小姐终于对这些人产生了几分怨恨的情绪。


 


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失败。也因为失败和困难,这次的拯救才更有意义。


 


怀特小姐重振精神,决定借用万不得已不动用的家族力量。


 


 


 


所以说,天真的人不知人间疾苦,实际只是借助手头的蛮力,冠个好听的名号,一意孤行罢了。


 


 


 


被吵醒的叶修揉着眼睛晃出来了,收获喻文州一个温温和和的笑。


 


“早。”喻文州此时才露出了今早以来最真心的笑。刚解决掉麻烦的人和事,一转头看到睡眼朦胧的叶修,他的心情终于好起来了。


 


怪不得粉丝嗷嗷叫着喻文苏。叶修被他的笑容闪到了。


 


真是好男人啊。


 


喝了口喻文州递过来的蜂蜜水,叶修还有点晕晕的。


 


唔,好甜。双手捧着水杯,意外乖巧的叶修坐在沙发上继续犯困。喻文州坐在他身边,轻轻拿过水杯,把叶修的脑袋拨向自己的肩。


 


“再睡一会儿吧。”


 


迷迷糊糊的叶修听到喻文州温柔得不可思议的声音,就这样靠着喻文州,渐渐睡去。


 


最后一个念头是,将来和喻文州一起过日子的人,应当是非常幸福的。


 


 


 


【二】


 


等到收拾妥当,尝过华尔道夫的四川风味中餐馆,把女选手们长长的代购单搞定,傍晚时分,一行人出发赶去A国冠军队所在的俱乐部了。


 


就在这条街上,正经的摩天大楼,高层处豪气十足地包了三层。


 


不过这几位一致认为还是独占一座楼比较方便。如果和他们一起挤电梯的人能听懂他们的对话,大概会想这是哪里来的土豪拉仇恨吧。


 


毕竟这几位看上去都是蛮光鲜好看的。电梯里穿着套装金发碧眼精英女们偷偷打量着叶修他们。


 


叮——


 


出电梯门的一刻,这几位只感觉被命运深深捉弄了。


 


那位怀特大小姐,就站在电梯外。


 


这次倒真的是碰巧,怀特小姐也是一愣。正常状态的喻文州点头示意,叶修笑了笑,剩下几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打招呼的必要。看起来怀特小姐是要下楼,那正好,错开最好。


 


结果怀特小姐一转身,带着她的两个保镖跟上来了。


 


“你们要去哪里?”天真的怀特小姐问出了天真的问题。


 


孙翔啧了一声:“你哪位?”言外之意是别管闲事。


 


然而怀特小姐开心地回答:“我是萝丝·怀特,怀特家的小女儿,我们昨天见过的。”


 


哦。孙翔漠然。


 


在场只有叶修一个人知道这句话中的怀特家是个什么意思。他就来过两次A国,怎么都能跟这个奇奇怪怪的黑手党家族扯上点关系。


 


还好,走几步就到了那个NY战队的训练室,视频见过的NY战队队长John正站在门口等着,看到叶修,两眼放光扑了过来。


 


“啊,亲爱的叶,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这个毛茸茸的一米九肌肉男John给了叶修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瞬间所有人的脸都黑了。黄少天和孙翔一左一右把这人的胳膊扯下来,张佳乐从后面把叶修拦腰抱住,往后拖了拖。


 


一脸懵逼的叶修看着喻文州上去和一脸迷茫的NY 战队队长寒暄,突然觉得自己这趟,又轻松又让人头疼。


 


 


 


A国的俱乐部也和国内差不多,该有的都有。叶修他们也不是为了考察硬件设施的,草草看过一遍,就来到了人家的训练室,刷卡登陆了。


 


满屏的英文难不倒这群常年混迹于游戏的职业选手,黄少天率先登录了夜雨声烦,晃去竞技场了。


 


“老叶来PKPKPK!我们来试试他们的键盘鼠标好不好用,来来来竞技场竞技场!你不是带了个召唤师的号么,我还没跟你的召唤师打过呢,快把你的第一次交给我!”


 


结果叶修刷卡登录了悟道君。接着,百花缭乱、一叶之秋和索克萨尔也上线了。四人组了队,紧接着对面进了四个英文数字混合的账号,也是牧师、弹药专家、战斗法师和术士。


 


然后黄少天发现自己的房间进了个剑客。


 


“嗨!”对面坐着的战队队长John傻乎乎地举手示意,表示那个剑客是自己。


 


黄少天立刻炸毛了,噼里啪啦打了一堆字给叶修的悟道君。


 


夜雨声烦】:喂喂喂你们太不够意思了!老叶你不和我打,还不和我一起打!把我丢给这个傻大个算什么!


 


悟道君】:他是这个战队里唯一一个能听懂中文的,跟他单挑能充分发挥你的实力啊!


 


黄少天一脸憋屈。


 


夜雨声烦带着一堆一堆的文字泡,冷冷的冰雨打得战队队长目瞪狗呆。


 


 


 


这边,4v4打得热火朝天,房间悄悄进了一拨人。


 


其实一点也不悄悄。


 


花姑娘去青楼】:暗中观察乐乐……[痴汉脸]


 


男神我超爱你的】:不敢说话怕被踢出去……


 


今天食堂有白斩鸡吗】:啊,索克萨尔放出的混乱之雨的黑气真好看……


 


霸图的汉子】:悟道君是谁?张副队的小号吗?


 


你威武雄壮】:扯淡,这么猥琐肯定不是新杰大大。


 


 


 


再睡一夏】:悟道君是叶修?


 


百花缭乱】:我去,你怎么冒出来了!


 


百花缭乱】:你怎么知道的?


 


再睡一夏】:你刚告诉我的。


 


百花缭乱】:……靠。


 


悟道君】:二乐,掩护我!


 


百花缭乱】:滚滚滚滚滚你个牧师冲上来干嘛,还当自己是输出啊!还有二乐是什么鬼,能不能好好叫人!


 


悟道君】:哦,那乐乐你快过来保护我啊!


 


百花缭乱】:乐乐又是什么鬼!你冲过来的时候怎么不想着自己是个牧师啊!


 


字是这么打的,行动上张佳乐倒是果断冲过去把叶修从包围中救了出来。叶修趁乱放了朵神圣之火,封住了对面的弹药专家,留给孙翔的一叶之秋,一顿狂扁。喻文州顺势开了大招死亡之门,黑气抓住了对面的术士。


 


操作着画风清奇牧师悟道君跟着百花缭乱直奔对面牧师,有点悠闲的叶修顺手给张佳乐套了个治愈术,慢悠悠地开口:“张佳乐,你说我叫你什么好呢?叫张佳乐那么生分,对不起咱们多年交情。佳乐,听起来太小姑娘了……二乐,乐乐,挑一个?”


 


“滚滚滚滚滚!”张佳乐的词汇表中只剩下滚了。


 


有本事你叫老公啊。百花缭乱的手枪下意识地对准了悟道君,咔咔作响,就像此刻咬牙切齿又不能做什么的张佳乐。


 


 


 


一叶之秋】:加点血。


 


悟道君】:咦?要加血?


 


不用。我就是想在牧师那里刷一下存在感。看着还有百分之六十血的一叶之秋碾压被神圣之火封住的弹药专家,孙翔沉默了。


 


他为什么要找一个这么不靠谱的理由。他难道真的傻吗。


 


结果悟道君竟然真的吟唱起回复术来。


 


孙翔勾起嘴角,有点开心。


 


回复的白光笼罩了……索克萨尔。


 


正在和对面术士正面扛的喻文州瞬间轻松了许多,大大方方交换起来。


 


索克萨尔】:感谢照顾手残^_^


 


手速慢就不要打颜文字卖萌了啊!


 


孙翔暴躁了,一个伏龙翔天过去,打得那个弹药专家一脸血。


 


 


 


正打得欢快而畅快,突然房间的灯被关上了,一片黑暗,电脑屏幕亮得刺眼,众人都下意识避开了视线。


 


“卧槽什么情况?”


 


“Blackout?”


 


“Fuck!”


 


“电脑还亮着,应该不是停电。”


 


“啧,烦死了。”


 


“喂喂都停了啊,还打不打打不打?老叶呢,队长呢,都没事吧?两边都没打完呢算什么啊!怎么搞的啊硬件设施不行耽误事啊!”


 


“都停了吧,先不打了,反正练练手的。John,你要不要联系一下电工?”叶修冲着NY队长说,John点了点头。


 


众人很是遗憾地停下了。


 


“正好不玩了,来一场烛光晚餐吧。”


 


柔柔的声音突兀地在门边响起。怀特大小姐亲自推着餐车进来了,精致的西餐,几根蜡烛闪烁着昏暗的光晕。


 


要不是素质高,一定有人忍不住爆粗口。


 


大小姐你是和餐车绑在一起了吗?你除了打扰别人就真的没有别的事情做吗?


 


 


 


孙翔站起来,甩开椅子,径直摔门出去,差点砸到怀特小姐。


 


怀特小姐被吓到了,一时间也忘了泪眼朦胧。


 


啪嗒一声,屋内重回光明。


 


叶修重新打开了灯。


 


怀特小姐感激地看着叶修。在她眼中,叶修就是体会到了她的良苦用心的救场的天使,此刻来帮她解围。


 


叶修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推开门出去了。


 


只是简单的一个眼神,不凶狠也没什么厌恶,平静而又不带什么感情。


 


让怀特小姐感觉有点慌。


 


“John,来的路上看到楼下一家餐厅还不错,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喻文州打破了僵局。


 


John回过神来:“嗯,哦,好的啊,不过叶他……”


 


“我给他们发短信,等下他们也会过来。”喻文州笑着说。


 


手快并且和喻文州配合默契的黄少天已经定好了包厢,正在和张佳乐一起研究菜单。John也招呼想去的队员准备出发。


 


每个人依次从门边的怀特小姐身边走过。没有一个人跟她有任何交流。


 


怀特小姐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训练室,白晃晃的灯光下,蜡烛的光几不可见。


 


她不明白。她只是不想让他们沉迷于游戏,玩物丧志。就算是打游戏能名利双收,能很开心,但这就是不务正业啊。她责无旁贷,应当帮助他们。


 


明明是为了他们好啊。怀特小姐好难过啊。


 


 


 


叶修在楼梯间看到了孙翔,孙翔正闷闷地看着窗外。


 


叶修走过去,站到他身边。


 


“那个人比你讨厌多了。”孙翔蹦出来一句话,别别扭扭的。


 


叶修要是不知道孙翔是个什么性格,估计早就跟他真人PK很多次了。


 


“嗯,我也讨厌她。”叶修爽快地说,“什么都不知道,还什么都瞎掺和。”


 


某种程度上叶修算个好好先生,有绅士气质的那种。此刻他也很是不待见那位怀特小姐。


 


谁叫她瞎掺和荣耀,以及属于荣耀的一切呢。


 


叶修索性拉着孙翔坐在台阶上,考虑了一下,讲起故事来。


 


“其实这个怀特小姐,我算是认得。不是跟你们说小时候在A国的时候家里出了点事吗,那时候就跟她家族有关。”


 


孙翔开始脑补跌宕起伏的电影情节了。


 


叶修看着孙翔,笑了笑:“说实话还真挺玄幻的,她家是黑手党家族,想联系几家洗白产业,我们家不愿意加入。”


 


然后你家就被打压,你被绑架走了,被这样那样?


 


孙翔一脸震惊。


 


叶修接收不到孙翔这车速过快的脑补,自顾自继续讲下去:“那时候这位大小姐还没出生,她爹,也就是黑手党老大,和我家老爷子谈了几次,井水不犯河水,也算半个朋友。后来还一起在华尔道夫办了个晚宴。”


 


叶修对那场晚宴还有点印象。那个黑手党大佬怪怪的总是围着自己转,还问自己要不要加入他的家族。夭寿,他才五岁好么。


 


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夭寿。


 


对于这个平淡的结局,孙翔又放心又有点失望。


 


“也不知道那大佬怎么养孩子的,养成这个样子……”叶修嘀咕着。


 


孙翔翻了个白眼:“你管她那么多干嘛。”


 


叶修安抚小朋友似的拍拍他:“好,不管她,我来管管你。”


 


站起来,拍拍裤子,伸出一只手,歪着头的叶修笑得懒洋洋的。


 


“孙翔大大,赏个脸一起吃饭?”


 


孙翔别过头,嗯了一声。


 


他一点都不期待。


 


 


 


这难道是假装不期待的傲娇的代价。


 


孙翔看着热热闹闹的包厢,和一进包厢就被呱呱呱的黄少天拉走的叶修,满腔被欺骗的愤怒和委屈。


 


 


 


【三】


 


繁华的N市是座喧嚣的不夜城,然而夜生活只有打荣耀的职业选手们吃饱喝足之后不思什么淫,跟着叶修乖乖回酒店了。


 


可惜酒店里正在上演饱暖思淫欲的一幕。


 


华尔道夫最著名的Vanderbilt宴会厅,正在举办舞会。优雅的探戈乐声,仿佛让人穿越到了电影中。


 


这电影大概是《教父》和《闻香识女人》的拙劣混合。


 


叶修看着带着怀特小姐走过来的黑手党大佬,真想转身就走。


 


 


 


“好久不见。”风度翩翩的黑手党大佬递给叶修一杯香槟。叶修没伸手去接。


 


大佬挑了挑眉,倒是很自然地收回了酒杯。


 


“萝丝给你添麻烦了,有些事情我没教她,她是个不懂事的。”


 


怀特小姐深深低下头,看上去在害怕着什么。


 


叶修暗叹一口气,也不想说什么。


 


总有些事实要自己认清楚的。比如你没法改变什么。比如你的三观一碰就碎。


 


 


 


“跳支舞吗?”那位黑手党大佬提出邀请,仿佛在暗示什么。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真可惜。黑手党教父用一种混杂着欣赏和遗憾的眼神,目送着叶修离开。


 


轻节奏代表死,重节奏代表生,诞生于妓院和港口边的破仓库,这就是探戈。


 


怀特小姐看着她的父亲目送那人离开,那个眼神让她无端感受到恶意。


 


她生在黑手党家族,却是在母亲温柔的教导中度过了童年。早逝的母亲教给她善良。身边的人很宠她,很听她的话,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善良的方向发展。


 


她的父亲纵容她,逐渐洗白自家产业,邪恶的故事似乎只存在于老旧的小说和电影中,她的世界里,她像女神一般,拯救着平凡生活中的平凡故事,达到不平凡的一个个结局。


 


然而她还学会了逃避。逃避现实。


 


她才刚刚看到真实。她才刚刚愿意看。


 


希望她看过了之后能真的学会善良。


 


 


 


推开房门,一屋子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他。


 


天知道黄少天呱唧了些什么。


 


谁知道明明game over了,孙翔还在认真抱着游戏手柄干什么。傻子才看不到他的视线总是飘过来。


 


喻文州递过来一杯牛奶。叶修觉得自己已经过了长高的年龄了。


 


他走过去挠了挠没扎小辫子的张佳乐的头发,很满意手下的触感和张佳乐日常炸毛的反应。


 


 


 


有些拒绝,是因为有万万不能辜负,和无论如何都舍不得的一切。


 


 


 


 


 


 


怀特小姐看荣耀世邀赛决赛被她父亲发现了。


 


大佬假装不在意地问起哪个是叶修。怀特小姐坦诚地摇头,说没有。


 


大佬失望地走了。


 


怀特小姐默默调出休息室的画面。


 


画面上,叶领队认真地看着电子屏上的战况。然后刚完成一挑二壮举的守擂大将孙翔走进了休息室,努力压住眉梢的愉悦,抱着胳膊走向叶领队。叶领队笑着说了什么,怀特小姐清楚地看到孙翔耳朵红了。


 


怀特小姐双手捧着脸。她觉得不能什么“好事”都做。她觉得今天做了件好事。


 


父亲,舞会玩得开心哦。


 


怀特小姐挥挥手帕送走了心情低迷的大佬。


 


 


 


– 三二带俩王的A国之旅与奇奇怪怪的圣母怀特小姐篇end 系列tbc –


 




【小彩蛋】




联盟出国小分队一号队回来之后,财务部很是纠结了一番。




这一伙人只报了机票费和住宿费,还挺良心的。




然而这住宿费差不多抵了全部预算。




联盟财务部又肉疼又欣慰,感觉自己也算是被叶神虐大的一波人。




再后来,他们发现应该给叶氏的对外账户汇钱时,整个部门都有点懵。




叶氏啊。这点小钱会不会被认为是侮辱啊……




“听闻叶修在嘉世的不公待遇,叶氏一怒之下收购荣耀联盟”




不知怎么,联盟财务部的人齐齐冒出了这个荒谬却又爽又囧萌的狗血可能性。




- 彩蛋end -




 


 




我发现,一件说好的事情,我恐怕要变卦了。


……这件事就是,原计划的这系列写四篇,已经满足不了我了!!!


 


我要再加一个【后院起火篇】,兴欣和顽强勤奋、家境贫寒、软弱怯弱受欺负、一切都是我的错括弧都是你的错括弧完毕的白莲花,花小姐。


前几天有人点兴欣叶,灯泡一亮我又造了个白莲花出来。


 


(抱住头)这个狗血三俗的系列你们再等一篇吧!话说好怕我会写


上瘾hhh




原计划中是还有一篇【国基队篇】,全员不解释。终极玛丽苏,带光环的危险角色。




【预告】


叶修很苦恼。


 


自己就晚来了一天,怎么整个国家队都不对劲了。


 


这是一个领队拯救被玛丽苏蛊惑的后攻,划掉,队员的故事。






 


下一篇不好说是哪一个,观众老爷们多关照【小纠结】


 


朋友们下次见喵。



评论

热度(1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