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禾

<全联盟都在感谢那些助攻的白莲花>5

42:

◆all叶,系列短篇第五发,预计多少篇已经不重要了,设定一致,画风一致,当个小连载看也成。前几篇走这里→白莲花1 白莲花2 白莲花3 白莲花4 白莲花4.5,或者搜tag【谢白助】。


 


时间上为第十赛季后,夏休期+世邀赛时间段内。私设有,ooc属于我。


 


◆【后院起火篇】本篇出场人物为兴欣网吧在职人员,与家境贫寒怯弱受欺负一切都是我的错,括弧都是你的错括弧完毕,的白莲花。心比天高,自怨自艾,可带入穷摇风女主。


 


【本篇叶神苏点笔记】:欢迎回家。


 


◆全联盟都很奇怪哪里冒出来了一朵朵白莲花但是最终也有点感谢ta们的助攻。


 


 


 


 


 


【序:不会离开】


 


“欢迎回来!”


 


嘭——


 


上林苑,上午十点半,兴欣战队的人全在门口,迎接叶修回来,喷了叶修一头花花绿绿亮晶晶的小纸片和彩带。


 


 


 


其实国家队众人在机场经历了一伙人像接世家贵族一样把叶修带上一辆宾利、一个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气质却让人肃然起敬的青年矜持颔首礼节性对话之后,他们已经隐隐把叶修当做荣耀史上的一个传说,并一致认为这货要回家继承财产,或者拯救世界,至少终于不会再回来折腾了。


 


于是兴欣那边收到叶修的短信,说自己刚下飞机抵达H市,快到上林苑的时候,众人竟然生出了一份不习惯的恍惚。


 


以及全员突然开心到爆表的直观感受。


 


叶修回来了。叶修从未离开过。


 


 


 


兴欣战队官方v:特聘 @叶修v 为兴欣战队教练,领队,顾问。他不会离开荣耀的……因为我们要代表荣耀压榨他的剩余价值了[doge][图片][图片]


 


配图一就是上林苑门口,叶修一脸无奈地扯下头上挂着的彩带和纸屑。


 


配图二是正式合同书。叶修的名字端正地签在底端。


 


配图三,则是一张抓拍的兴欣全家福,照片上似乎是因为魏琛说了什么,叶修笑骂着扑上去要抢他的烟,一旁的方锐揽着他的肩,在挠他好不容易做了一次发型的头发,看起来软软的手感好极了。


 


兴欣最后的良心乔一帆,果然小天使一样捧着一杯水等着叶修,罗辑有点局促站在他旁边。苏沐橙和唐柔笑得十分灿烂,一左一右扯着莫凡的脸,硬生生给他造出以个扭曲而僵硬的弧度,掰着他的头强行笑给叶修看。不知道叶修看到了是什么感受……


 


唯一一个发现被偷拍的安文逸,眼神犀利地看着镜头。拍照的自然是老板娘陈果,照片右下角靠近镜头处是她的手,夹着一张账号卡。


 


ID名,君莫笑。


 


 


 


欢迎回家。


 


 


 


【一】


 


“叶修你个混蛋能不能不开你的君莫笑来!你不知道这货在轮回有多拉仇恨吗!”魏琛的大嗓门从耳机内外环绕着叶修。


 


半夜,抢boss的好时机。此时八月过半,职业选手陆陆续续返回俱乐部调整状态,备战第十一赛季,也就叶修和魏琛这样闲的没事的人还在玩网游玩得不亦乐乎。


 


“叶哥,陈姐在吗?”突然,今天值夜班的网管小张探进头来。


 


叶修把boss拉到和伍晨他们约好的地方,众人开始一起输出,残血的boss很快被一波带走。那头魏琛还带着人调戏轮回呢……


 


“你陈姐早就去睡了,怎么了?”叶修伸了个懒腰,顺便站起来活动一下。


 


“呃,一两句说不清,叶哥你要是忙完了就跟我下来看看吧。”小张有点为难。


 


叶修点点头,跟着他下了楼。


 


还真是个不好解释的情况。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站在前台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长得倒是很清秀,哭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叶修一出现,那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姑娘猛然抬头看着他,一脸哀怨。


 


叶修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网管小张投来复杂的视线。


 


“我不认识她……”叶修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


 


“嗯嗯我知道的叶哥,这姑娘应该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所以我才想找陈姐问一下的。”小张到很是信任叶修——因为刚刚这姑娘也是用这种“你个负心汉,都怪你”的眼神看着他的。


 


可能这姑娘的眼神或脑子有点问题吧。不能歧视人家。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修纳闷。


 


天知道这姑娘是怎么一边哭得要岔气了,一边讲完一个冗长的故事的。


 


小张精简了一下,速度讲完整个故事。


 


 


 


这位姑娘姓花,叫花白鲢,住在小县城,家中有个弟弟叫花白鲶,父母以养鱼为生。弟弟出生后她就辍学在家,偶然接触了荣耀这个游戏,想向着职业选手的方向发展。父母反对,于是离家出走,慕名来到兴欣。


 


故事是很让人唏嘘,可是现在该怎么办,是实在不好说。


 


现在兴欣还没有发展起战队的第二梯队,都没法暂时让她在训练营待着。老板娘也不在,最能做主的应该就是叶修了。


 


叶修考虑了一下,说:“这么晚了也不好再给你找地方,要不你暂时在夜班休息室睡一晚,明早起来再商量。”


 


花小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小张舒了一口气,带着花小姐往小房间走去。小房间就是给夜班网管临时休息的地方,有一张小床,堆了点杂物,和叶修之前住的储物间挺像的。


 


花小姐又忍不住落泪了。


 


叶修有点头大,本着好事做全的心态询问了一下。


 


“我,我在家里也是有一间自己的房间的……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但是好歹也是个齐整的房间……”花小姐抽抽涕涕地念叨着。


 


哦。一旁的小张一脸冷漠。给你住就可以了,还挑?难不成让叶哥把你带到上林苑那边去住?


 


“这地方还不错的,你锁上门安心睡吧,外面有网管看着不会出什么事的。”叶修安慰她。


 


我们积极向上的叶神完全没有get到花小姐的电波。


 


想当初叶修也是个离家出走到处乱住的小少年,连陈果都有点不好意思的储物间,都能住得安心舒畅,叶修很自然地觉得这种境况下住这里真是很不错了。


 


至少没有流落街头,或者住桥洞里啊。追忆往昔的叶修内心略有感慨。


 


和小张打过招呼后,近来很少通宵的叶修也就拉着魏琛回上林苑了。


 


花小姐哭丧着脸,嫌弃地铺开被子,嘀嘀咕咕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还是保持了原来的习惯,来网吧这边找老板娘一起吃早饭。


 


“老大,吃包子!”包子给叶修塞了个包子。


 


叶修就着他的手咬了口包子,包荣兴顺便用拇指蹭了蹭叶修的唇。


 


老大的嘴好软啊,比包子皮还软,不知道尝起来是不是一样好吃。


 


“想什么呢包子。”叶修接过包子,却发现包荣兴还蹭着自己的嘴唇不放,“我嘴上有什么吗?”


 


“有东西,老叶我帮你舔掉吧!”方锐笑着凑上来,作势要舔。


 


“吃你的包子去吧。”叶修很是嫌弃地把他拨到一边去。


 


“哎,老大!”听到关键词的包子立刻答道。


 


“没叫你……”叶修无奈地说……


 


乔一帆递给叶修一杯豆浆:“前辈,小心烫。”


 


叶修对他笑笑,接过豆浆,乔一帆回他一个腼腆的笑。安文逸和罗辑偶尔关注一下这边的情况,并不开口说什么,安静地吃着自己的早饭。莫凡则是头也不抬,快速吃完就在一旁发呆。


 


陈果突然觉得兴欣战队的画风很是复杂。那边几个不闹腾就吃不好饭的,这边几个吃不吃饭都不太说话的,几个非常正经的,还有三个姑娘聊着聊着就跑题到天边。


 


也挺不错的,多和谐。陈果暗暗开心。


 


“对了老板娘,昨晚发生了件事,得你来做主。”叶修喝掉最后一口豆浆,开口说。


 


“哦,你要说那个姑娘的事,一早小张跟我说过了,你看着实力怎么样,好就收进来呗。”陈果倒是又推给了叶修。


 


姑娘?


 


好就收进来?


 


众人突然警惕起来。


 


“什么情况啊?”方锐一脸审视地看着叶修,“你哪招惹来的小姑娘?”


 


“战队要进新人吗?”乔一帆好奇地问。


 


叶修刚想开口解释,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你们好。”花小姐青青涩涩地笑了,眉间还带着轻愁,整个人柔弱而又恬静。


 


花小姐看着这群刚吃过早饭的人,心里有点难过。很明显没有人招呼她一起,此刻也没有人更关注她,都还在等叶修的解释。


 


叶修一时间有点卡壳。当着人家的面总不好直接讲人家家里的事吧。


 


“别的先不说,先考察一下你的水平吧。”叶修最终说了这句话。


 


毕竟这位是想来做职业选手的,能力太说不过去,其他故事都没什么意义了。如果真的能收入战队,再慢慢了解也不迟。


 


众人暂时放下疑问,一起去了训练室。


 


 


 


怎么输得那么快。


 


叶修都有点诧异。他甚至留了大半力气,不知手软了多少次。


 


“呃,或许是新人,不太适应散人……”陈果也没料到会是虐菜的一边倒场面,并且看叶修的样子也很是惊讶,只好找个理由给这小姑娘圆个场。


 


“那让我来领教一下吧!”包荣兴完全不把花姑娘当做一个受挫眼中正闪着泪光的小女生,非常有江湖气和匪气地撸着袖子就要上了。


 


“唉包子你等等。”叶修头疼地拦住了包子,被包子顺势抱进怀里,“一帆,你来吧。”


 


随心所欲的包子还是小心放着吧。都已经习惯了包子一言不合仗着身高优势把自己圈在怀里的叶修心有余悸。既然现在很明确看出这姑娘经验不足,不妨让在座受过最正统的训练的一帆来试试她,看看基本功。


 


乔一帆应了一声,刷卡载入一寸灰,认真地等待着对手。


 


前辈吩咐的事情,无论难易,他一定尽力做到最好。


 


最终,乔一帆的一寸灰贡献了一场教科书般标准的表演。


 


对,就是表演。独角戏那种。花小姐依然输得很惨。


 


一推鼠标,花小姐终于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乔一帆有点手足无措,呐呐不知道该做什么。


 


“对不起……”乔一帆忐忑地道了歉。叶修拍拍他的肩,表示不用道歉。


 


“我真是太没用了……碰到职业选手完全不是对手……都是我的错……就算为了梦想离开家,我也一无是处……”


 


除了给她一张纸巾,这话实在是让人没法接。总不能让在座各位违心夸奖你已经打得很棒了吧,离家出走这事是个人选择旁人能说什么啊,追求梦想就一定会成功的话张佳乐就要哭晕在亚军席上了好么。


 


几位姑娘把花小姐劝了出去休息,训练室这才让人舒服一些。


 


安文逸倒是首先开口了:“这姑娘得防备一下。”


 


哦?叶修示意他继续说。


 


“按我推测,她应该告诉了老板娘一个比较凄惨的身世背景故事,然后又说自己是为了梦想而离家出走,很能博得同情心。那么她究竟想要什么呢。”安文逸认真分析起来,“她想做职业选手,但很明显她能力不够。而众所周知我们兴欣的各项系统还不成熟,不像各大俱乐部有完善的训练营和严格的筛选,反过来说,也就是最有可能接纳她的地方。”


 


“尽管或许她说的都是实话,但她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想法,也恐怕是事实。”


 


乔一帆恍然。怪不得他总觉得这姑娘话里有话,让人不好招架。


 


心太大,事太多,实力太差。差不多就是谨慎谦逊的乔一帆的反义词。


 


包荣兴一跃而起,就要往外冲:“那我去赶走她!”


 


“你别那么冲动好么,放你出去是不是要打人啊?”罗辑没好气地说。


 


“对哦,我不打女人。”包荣兴正经地苦恼了一番。


 


叶修又头疼了。


 


现在的人啊,好好玩游戏不行吗。


 


 


 


【二】


 


实际上安文逸的分析是对的。


 


花小姐觉得兴欣是个草根战队,认为兴欣的收人标准比较低。她自认为游戏水平还可以,应该能留下。


 


没想到是惨败的结果。花小姐的眼泪彻底止不住了。


 


陈果也很是头疼。已经有客人来问是怎么回事了,毕竟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在稀里哗啦地哭,哭得那叫一个凄厉。


 


最终唐柔出了个主意,建议放到网游公会那边,也同时给她安排个网管的职务,好让她能待在这里,不用吃白饭。


 


也只能这样了。


 


陈果告诉了这位花小姐,花小姐睁大了眼睛,愣了愣。


 


然后哭得更凶了。


 


“那,那我,永远不能做职业选手了……”花小姐一脸绝望,脆弱中还隐藏着期待,努力把心碎而又坚韧的表情挂在脸上。


 


因为,她正好看到叶修和安文逸一起从训练室走了出来。


 


“真的不能吗……求你了……”花小姐继续加紧攻势。


 


“你清楚你自己的实力,别做无用功,烦。”


 


没想到开口的竟然是安文逸,说的还是如此不客气的一句话,有点不太像他的风格。


 


叶修有点小惊讶。安文逸好像知道他在惊讶什么,推了推眼镜:“好歹我原来也是个霸图粉。”


 


偶尔也会感性一点点,强硬起来,就像冲上前线的牧师,将敌方的攻坚手踩在脚下。


 


安文逸是理性的,他会理性地保护这个不甚在意某些肮脏事的人。


 


以感性的方法。冠以情感的名号。


 


 


 


总之,叶修自然不会再说什么,花小姐不情不愿仿佛被欺负了一般,留在了兴欣。


 


俗话是说斗米恩,升米仇。放到这位花小姐身上,估计无论怎么对她好,都免不了被怨恨啊。


 


在花小姐看来,唯一一件值得安慰的事,大概就是她可以搬到上林苑去住了。阁楼还有一个空房间,干脆眼不见为净把她安置在了那里。


 


“我说,我们是为什么一定要留下她啊?”方锐突然来了句。


 


是啊,我们为什么要收留她啊。


 


众人陷入了沉思。


 


“也没说一定要留下,公会的活干不好,照样辞退。”陈果大手一挥,下了结论。


 


“老板娘威武!”叶修呱唧呱唧鼓了掌,收获陈果一枚白眼。


 


“好了我们干正事吧。”现任兴欣战队队长的苏沐橙笑眯眯地招呼起来,“为了下一个总冠军。”


 


 


 


日常训练任务不太重,练练基础操作,操作角色互怼,打打指导赛,学习学习战术和配合,也就差不多了。


 


休息时间,苏沐橙提醒大家做做手操,倒是个新鲜事。像乔一帆、方锐这样的训练营出身,对这些基础很清楚,其他人也是一教就会,再不行直接上手。


 


除了一个特殊的人。


 


莫凡。他在安静地……玩手指。


 


苏沐橙戳了戳叶修,示意他去帮帮忙。


 


叶修笑了笑,走到莫凡身边,直接蹲下了。莫凡一愣,被叶修抓住了手。


 


“严格来说,手操也是健美操的一种。”叶修轻轻按摩莫凡的手,“中医上讲,人的十根手指对应着不同的身体部位,并起到调节和梳理的作用。”


 


“穴道我懂的不多,也就是个业余按摩的水平。”叶修嘴上调侃,眼神和手上动作却是非常认真。


 


莫凡静静地看着叶修的手,叠在自己的手上。


 


叶修的手简直好看到了极点。好看到让莫凡忍不住缩了缩自己的手,握住了叶修修长的指尖。


 


叶修没在意莫凡的小动作,继续给他做手操。莫凡有点失望。


 


“老大,我也想让你给我做手操!”包子嚷嚷起来。


 


“等一会儿。”叶修回道。


 


莫凡是个不善言语的人。他的沉默彻底到冷漠。所以他没办法像包子一样大声说出想要的和想知道的。


 


他的手放松了些,不再暗中抓住叶修的手。


 


结果叶修反过来抓住了莫凡的手指,捏了捏。


 


“手指很灵活嘛。”叶修调笑着说,曲起食指弹了弹那根不安分的手指。


 


莫凡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跟着那根手指颤了颤。


 


自己的渴望和向往,他从来都看在眼里。


 


“我……”莫凡突然开口,叶修抬头看着他。


 


哟,难得啊。


 


然而。


 


“你们怎么能这样呢!是他们先来的,boss也是他们先打的,怎么能随便抢呢?即使是游戏里,也太过分了!”


 


天知道花小姐的声音是怎么又大声到吵到所有人,又显得柔弱被人欺的。


 


莫凡又闭上了嘴。叶修很是遗憾。


 


“前辈,要不要去看一下?”乔一帆有点担心。


 


他是担心这么说话的花小姐会被打。


 


“没事,让老魏处理就行。”


 


这才让人担心啊。乔一帆内心吐槽。果然,下一秒魏琛的声音冒出来了。


 


“你是人生中第一次见到野图boss吗?你不知道野图boss就是用来抢的吗?你是没玩过荣耀的傻x吗?一边去别添乱!老伍输出那边缓一缓,轮回治疗量要到触发暴走的条件了,脆皮都小心了别被秒!”


 


不愧是魏琛,两边都不耽误。


 


然后……果然……众人再次听到了花小姐的哭声。


 


花白鲢小姐,你是来还兴欣一世眼泪的吗。


 


 


 


最终花白鲢小姐被魏琛轰出了门,花小姐换了个地方,在门口哭起来。


 


“老大,是不是该把她赶走了?”包子凑到叶修身边说。他一直惦记着这项活动。


 


“呃……看老板娘的意思吧。”叶修很坦诚地推了锅。


 


乔一帆代表兴欣仅存的良心走过去,给花小姐递了一杯水。


 


“你别哭了……新手总是会犯很多基础错误的,再努力吧。如果你觉得自己基础还好,也可能是别的问题,比如职业选择,比如经验等等……”乔一帆绞尽脑汁想说点靠谱的话,把自己的转职案例都拿出来了。


 


花小姐恍然大悟,连哭都顾不上了。


 


“啊,一定是职业的原因!我不适合战斗法师这个职业……我真是太没用了这才发现……耽误了那么久……呜呜……”


 


全场静默。


 


槽点那么多,从哪里开始吐啊。


 


无意中帮花小姐打开新世界大门的乔一帆都震惊了。


 


“你玩荣耀也不是一两天了,你觉得能胜任哪个职业?”叶修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我觉得,我挺适合玩散人的……”花小姐眼带泪面含羞,扭扭捏捏地说。


 


收回前话,此刻才是难以吐槽的时刻。


 


“能让我试试吗?”花小姐用饱含期待和希望的眼神看着叶修。叶修到觉得还好,让她试试,君莫笑也不会掉根毛。然而其他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这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竞技场,“君莫笑”vs包子入侵。


 


包子抢到了新一轮打击花小姐的机会。


 


看了几眼,叶修就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真是头回儿见君莫笑这个鬼样子。


 


“现在联盟应该没人能玩散人吧。”方锐说。


 


“多谢方锐大大夸奖。”叶修笑着说。


 


“谁夸你了,我是说没人会来玩你的君莫笑好么。”方锐没好气地回道,“像微草那个挖墙脚的王杰希,魔术师脑回路,挺适合的,可人家也不会跑来兴欣玩散人啊!”


 


叶修笑而不语。方锐自己都没注意到,他想的是谁来兴欣,却完全没想过把君莫笑送走。


 


“包子那随心所欲倒是挺适合散人的。”方锐摸着下巴,正经考虑这个事了。


 


“是挺适合的,就是经验不足……何况,他流氓玩得很开心啊。”叶修有点无奈。


 


“所以说啊,君莫笑还是你去玩吧,放在战队里也浪费。”方锐又不正经又认真地说。


 


赛场上没有你,兴欣也会努力走到最后。


 


所以啊,赛场上的君莫笑是永远属于你的。


 


 


 


所以啊,花小姐毫无悬念地输得爽快极了。


 


她妄想的非常适合散人,一上手就惊艳全场,最终成为传奇的君莫笑的第二位操作者,注定是个荒诞的梦。


 


花小姐愣愣地看着君莫笑,和那把精巧的千机伞。这次她没有哭。她此刻有点胆怯,甚至不敢操作君莫笑离开竞技场。


 


散人很难。它象征着全职业精通,完全不是她可以驾驭的。


 


就像成为职业选手很难一样,也不是现在的她可以胜任的。


 


“对不起……”她习惯性又道歉了。


 


“你不需要道歉,你没做错什么。”叶修平静地开口,“但是你的道歉是错的。抬起头来好好练习吧,因为这种事情就道歉来道歉去的话,正事都没心思做了。”


 


乔一帆心中一动。


 


曾经他也是个习惯道歉的人。身为冠军队伍的一员,却从未有过相称的表现。身为职业选手,却连打比赛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遇见你。被肯定,被认可,被接纳。真是非常幸运的事。


 


前辈最好了。真的是最好的。


 


 


 


散人君莫笑静静站在荣耀里。


 


花小姐却不敢去操作那个角色了。


 


她还远远不够。


 


这一场比赛给她的冲击是巨大的。她从未想过一个无生命的账号卡也能给她如此大的打击,仿佛一座高山挡在她面前。


 


或者像一阵飓风,掀开了障目的那片树叶。


 


叶修说她总是道歉是错误的。她每次怯弱的道歉,其实内心深处在想的,都是等待安慰,等待别人帮她找到理由来脱出败局。


 


她期待着别人来分担愧疚和失败。


 


 


 


“对不起。”花小姐又说了一次。这次很是真挚。


 


醒悟过来的花小姐意外好看了一点点,这种莫名的羞涩就顺眼多了。


 


叶修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花小姐的脸噌一下红了。


 


 


 


“老叶……”


 


“前辈……”


 


“老大……”


 


“叶修……”


 


你自觉点收敛一点,不要随便勾搭小姑娘啊。


 


众人心情复杂地看着叶修。这种无意识的攻略成功真是太可恶了。


 


就像他们曾经一个个被攻略成功一样的套路。可恶。


 


 


 


【三】


 


花小姐去跟着伍晨混了,在公会里当当保姆之类的。正处于人生反思期的花小姐安分了很多,也顺眼了很多。


 


唯一不让人顺眼的就是,她经常去找叶修。叶修既然在兴欣挂了教练的职,也就顺手指点一下她,尽管大多数时候看不出来指点的功效。


 


唐柔和苏沐橙默默看戏,就看兴欣那堆暗搓搓黑脸的狼什么时候忍不住。


 


 


 


第一个忍不住的是方锐。那天花小姐找叶修,开口就问千机伞的原理、制作等等。


 


有点让人为难啊。一来不方便告诉她,二来……说实话,她不一定能听懂。


 


方锐大大拍桌而起:“战队机密,不好意思不外传。”


 


即使是改好了一点点的花小姐仍然很爱哭。被排斥在外的感觉让她难受极了,眼泪汪汪地走了。


 


叶修把方锐按回座位上:“别生气,我还没生气呢,你着什么急啊。”


 


……能不着急吗。你个不相信爱情的电子竞技选手。


 


方锐一时气不过,照着叶修锁骨嗷呜了一口。叶修吃痛叫了一声,很是惊讶。方锐轻轻添了两下,虽然搞出一个红红的印痕,但心里还是不爽。


 


因为他看到叶修一脸迷茫和疑惑地看着他,仿佛他突然变成了一条狗。


 


纪念猥琐流的方锐大大擦边球失败。希望他将来告白直球能成功。


 


 


 


“老大,我想了想,还是要把那个女人打出去。”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包荣兴一脸严肃地扑进叶修的房间。刚洗完澡的叶修一脸懵逼,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包子的右手,看他有没有带板砖。


 


“包子,你……”


 


“唉老大你头发在滴水!我帮你擦!”包子突然被叶修湿哒哒的头发吸引了注意,扯过一条大浴巾把叶修蒙头盖住了。


 


“老大你好小只啊,好可爱。”包子揉着整个被包起来的叶修,非常欢快地说,“好香啊,好软啊。”


 


不是我小,是你太大只好么。挣扎了几下,发现完全没有用。


 


好奇怪的台词。


 


擦头发是怎么变成擦遍全身的。


 


还有,包子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想打人。别跑题。


 


“因为,她总是缠着老大,比我还黏老大。”包子委委屈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此刻他坐在叶修的床上,把叶修整个人圈在怀里。


 


像个被抢走玩具的小孩。


 


可是小孩是不会这么大的。叶修面无表情地把蹭着蹭着蹭出火来的包荣兴赶了出去。


 


 


 


为了战队和谐和自己人身安全,叶修第二天去找了老板娘讨论这件事。


 


老板娘的指示是,你先安抚他们,干完这几天小姑娘就要回家了。


 


说着,陈果拍了拍手上的一张寻人启事。


 


原来离家出走的花小姐一直没有联系家里人,她家人发了寻人启事,被陈果发现了。陈果联系了花家爸妈,他们这才放心了一些。


 


真是完全不讲道理的离家出走啊。


 


叶修又想起当年住到苏家兄妹家里后,找个公用电话打回去,差点没被老爹骂死,收获一堆妈妈的心疼和眼泪。


 


早点长大吧,花小姐。


 


 


 


花小姐走的那天,全兴欣的人都来送她。


 


“回家好好学习吧,想玩游戏的时候玩玩连连看就行。”魏琛叼着烟,语重心长地叮嘱。


 


“加油啊。”叶修挥了挥手。


 


花小姐听到他说话,整个人都亮了。


 


“那个,叶修前辈……能给我你的手机号吗……我想和你保持联系,请教一下关于荣耀的事情。”花小姐又开始扭扭捏捏,面带羞涩了。


 


“不用了吧,大号小号你都有好友,到时候线上交流。”叶修很是随意地回了一句。


 


花小姐觉得自己被婉拒了,自己失恋了。


 


她最后一次给兴欣奉献了两行泪,离开了。


 


“离别总是令人伤感啊。”叶修还感慨起来。


 


 


 


失恋才让人伤感啊。众人看着花小姐离去的背影,莫名同情她几分。


 


最让人伤感的是,喜欢都那么明显了,那人还发现不了。


 


 


 


“你们看着我干嘛?”


 


看着众人幽怨又无奈的眼神,叶修很是迷茫。


 


难道……


 


他们喜欢那位花小姐?


 


 


 


快停下,别瞎想了,求你。


 


 


 


- 兴欣叶吹战队和哭得像昨晚下的暴雨一样的白莲花篇end 系列tbc -


 


 


 


这篇的白莲花终于发挥了一点正经的助攻作用。一写兴欣我就想写日常流水账,这篇有点短,大家将就着看吧【咬手帕】。


 


花白鲢小姐的名字来自评论区 @一条小咸鱼 的建议……好饿啊……


 


下一篇应该是早年小队长的故事,具体没想好,只是这系列我还是想继续写【脑洞都填上了还写什么快去学习啊】。最近身体不太好,还要复习,所以更的慢一些,不好意思了【对手指】


 


朋友们下次见喵。


 



评论

热度(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