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禾

【方叶】一篇充满猥琐气息的纯洁猫化文

哈哈哈哈笑疯

愿你荣耀你的名:

To  @🍀一叶之秋不知秋 


姑娘没写西皮也没写梗,我就随便写了哈。


祝食用愉快。


***




大清早,陈老板突然发出一声惨嚎,叫声凄厉,情感绝望,充斥着对社会不公的强烈控诉。




魏琛吓得小鱼干都掉了,“老板娘怎么了这是?被人踩尾巴了?”




叶修淡定地将小鱼干叼进自己自己碗里,“这还用问,窗户外面晾的酱鸭又被叼走了呗。”




魏琛一边念叨“无耻宵小”,一边妄图挤到叶修的碗里夺食,被叶修按着脸拨弄到了一边去。




魏琛重振士气,正要与叶修收拾山河抢占失地,两只猫突然被一手一个拎了起来。




陈老板杀气四溢,怒发冲冠,气冲霄汉,仿佛有黑气实体化在四周萦绕。吓得两只猫缩手缩脚,收敛了毕生的猥琐气息,十分无辜地上望。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组织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陈老板咬牙切齿,“我要叉死那个偷鸭贼。”




***




是夜,陈老板率众埋伏在东大院。




窗外几只酱鸭随风招展,那么鲜明,那么出众,在夜色中散发着莹润的光辉。




苦等良久,待到夜半,正是人困马乏之际,一只灰色英短无声无息地蹿了出来,直奔酱鸭而去。陈老板顿时精神一振,呼啸一声,众猫纷纷跃上。




然而那灰猫身手之灵活,走位之风骚,气质之猥琐,绝无仅有,连矫健如唐柔、龌龊如魏琛都被对方一一虚晃而过。最后还是陈老板化悲痛为力量,钢叉舞得虎虎生风,一叉子叉住了灰猫脖子。




灰猫惨叫一声,哀哀切切地望着陈老板,眼睛睁得又圆又大,特别真诚,特别纯洁,恍惚间还有blingbling的小星星。本来还气势汹汹要拿他祭酱鸭亡魂的猫奴陈老板顿时啊啊啊啊地融化了。




“哎呀小可怜,你——”陈老板话还没说完,灰猫便像脱肛野马一般蹿了出去!




陈老板“啊啊啊啊!”在后面追,可哪里还追得上。眼看灰猫就要姿态风骚地奔向自由,奔向光明,奔向希望,突然叶修从天而降,biaji把灰猫压成了猫饼,并且无视了对方真诚的眼神,抬爪就是一套王八拳,扇了灰猫百十个耳光。




灰猫方锐被他揍得气息上涌,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肾上腺素飙升,恍惚中便有了一种gay里gay气的幻觉:“竟敢有人(面对真诚的眼神)对我动手,从未有过的感觉,啊,难道这就是爱的心跳?”




***




自觉找到了真爱的方锐大大从此赖在了东大院,每天琢磨着花式求偶。没事就到北大院转悠,对着笼子里的金刚鹦鹉不怀好意虎视眈眈,吓得鹦鹉神经性斑秃,羽毛一把一把地掉,愁得北大院余老板头发也跟着一把一把地掉。




余老板找陈老板告状,陈老板找叶修谈心,叶修就得去教育方锐:总得考虑一下饲主的身心健康嘛,毕竟还要留着铲屎。




“金刚鹦鹉骨头多,口感差,不好吃。”人生导师叶修语重心长,“一直有追求的猫应该吃什么?鸡胸!飞蟹!甜虾!牛腱!”




前流浪猫方锐大大恍然大悟,从此也走上了家猫脍不厌细腐朽堕落的不归路。




放弃抓鸟的求偶方锐另辟蹊径,发挥特长,开始天天给叶修揉爪子,舔毛,从头舔到尾。舔得叶修直哼哼,在地上融化成一滩猫,看起来非常柔软,非常洁白,非常fuckable,方锐情不自禁地就想往上骑。




不明真相的老魏活蹦乱跳地跑进来,大喊“叶修今天有大虾吃!”,然后分分钟被狗粮甩一脸,觉得自己其实是一只狗,一边唾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白日宣淫!丧心病狂!死gay!”,一边败逃。




方锐无辜地看叶修,“我就蹭蹭,不进去。”




叶修:“……”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猥琐呢?




不过叶修看着方锐blingbling的圆眼睛,被舔得气息上涌,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肾上腺素飙升,恍惚间也产生了一些gay里gay气的幻觉,仿佛看到自己的性向弯的像蚊香一样,老虎钳都扳不回来。




“吾命休矣!”叶修捂脸长叹,躺平任操。




***




END




Bonus:




叶修耐着性子让方锐蹭了几回,蹭得屁股毛都快秃了,说什么也不肯再让他蹭了。




“切了吧。”叶修诚恳地说,“剁掉烦恼根,清心寡欲,明理修身。日后你就不是方锐大大,而是方锐大湿了。”




方锐难以置信,痛苦地满地打滚,哀嚎,“以前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就叫人家切了吧!”




叶修被他滚得心烦,很有再耍一套王八拳的冲动。




不过在叶修屁股毛被彻底蹭秃之前,方锐终于发现了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只要插进去就好了嘛!




真是机智呢,方锐大大!




***




我爱方叶!


老夫老夫模式好好好!


点心大大有那————————么可爱!!!

评论

热度(275)

  1. 子禾愿你荣耀你的名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