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禾

【方叶】酒精荷尔蒙

唧茸蘑菇汤:

作死想试试美式文风的我绝对脑子有病


OOC 有雷 就当玩玩吧= =




1


 


方锐或许不适合当个警察,而是更适合在街角的暗巷里嘻嘻哈哈地吸着半截粗制滥造的烟草,做个吊儿郎当的小混混。他的西装不算笔挺,只有帽檐和胸前的徽章不会随意变化弧度,忠诚地吊着主人岌岌可危的警察气质。


 


方锐本人并不打算否认这句话,也不太在乎自己不修边幅的形象。他举起咖啡杯对着搭档林敬言做了个敬酒的动作,说:“所以我才会来芝加哥做这行。”


 


方锐嘴巴甜,很是得年过半百的警长的喜爱。在工作业务上,方锐或许只能勉强拿个60分,但在讨人欢心这一科目,他能得一百二。所以尽管年轻的警察总是口出狂言或者不合礼仪,也总被睁一眼闭一眼。


 


于是警长对他这常有的“不恭敬”视若无睹,林敬言用眼神斜睨方锐一眼,示意他保持礼节。但方锐只是耸了耸肩,手里还依旧拿着咖啡杯啜饮。速溶饮料的味道融化在这空气不通的环境里,腐朽的桌椅和警长常年发油的头发都作为佐料,无一不刺激着嗅觉感官。方锐到底是咽不下去了,皱着眉做出一副用心聆听的表情。


 


“头儿想方锐现在需要再得到些锻炼,”警长臃肿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所以给他安排了个新的任务。”


 


尽管对方锐很失礼,林敬言还是对警长所言的命令提出了异议,“长官,可是凭方锐的能力,我觉得这个任务的难度有点大。”


 


“这是头儿的裁决。”打断林敬言意犹未尽的疑问,“关系到上头儿的私事,警署方面不能伸张,需要两个不大有名头的小警察去处理。”


 


“哦,也就是说,我和老林,就处于小警察这个范围里?”


 


“你还真无法反驳。要知道你穿着警服的样子一点也不吻和你的职业,像是叛逆期的儿子偷穿了老爸的制服。”


 


“嘿!”方锐只是不满的抱怨了声,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制服——好像真的很不像样。


 


“好了,今晚上班前记得换身体面的行头,那可是有钱人家才能入场的高级俱乐部。”警长此时很想站起来用手为他捋一捋肩上的褶子,可惜这位大叔中午吃多了热狗,现在身体正饱的一动也不想动。


 


“没问题,”方锐冲他眨眨眼,“我还会记得在兜里揣上一瓶伏特加进场。”


 


“伏特加可不是能激发你雄性荷尔蒙的香水。”警长终于放弃妄图在他身上找到个正形的愿望,两位年轻人见话已交代完毕,行礼准备退场。


 


“哦,对了,你们两个都是正常的小伙子吧?”终于在方锐的手搭上门把的那一瞬,警长才终于想起自己一直没讲出口的话是什么。被高热量堵住的脑神经瞬间打通,记忆涌了上来。


 


“正常这方面的含义可是很深啊,”方锐有点想吹口哨,但看见林敬言的脸色后还是忍住了,“您指哪一点?”


 


“听说上头那位的儿子最近迷恋里面的一位男歌星,现在正寝食难安。”警长红呼呼的脸上出现一种可以称之为淫荡的笑容,“据说非常,非常迷人。”


 


2


 


林敬言在这方面的确要比方锐可靠不少,他给方锐套上一件不知哪里来的笔挺西装,趁着方锐还没把它穿塌的功夫,两人成功混进了俱乐部。


 


方锐撑着脸部肌肉勉强严肃了一分钟,一落座便就恨不得扒开自己的衣服,“靠,这衣服比警服穿起来还要难受!”


 


“注意你的领带,快把你的本性都暴露了。”


 


“有什么关系,等这些公子哥儿们都喝高了,谁不是和我一样!”方锐单手拉扯自己的领带,好容易让自己的咽喉更方便地汲取氧气,便迫不及待地左顾右盼,“那个把小少爷迷得鬼迷心窍的男歌星在哪儿?”


 


方锐一直不喜欢这些富二代的有钱少爷们。酸腐和高傲还只是一方面,他见过那位小少爷,是个热衷于浪漫诗歌和爱情悲喜剧的翩翩公子,比起美酒佳肴更热衷于淑女们的名字。他喜欢扎起自己的一头长发,拢成马尾——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多愁善感的艺术家。


 


可是恐怕莎士比亚都想不到,这位小少爷的朱丽叶居然是个高级俱乐部里的当红歌星,还是个男人。


 


“开场还有大概半个小时。”林敬言挽起半截袖子,露出下面闪着冷硬光泽的银色手表,“我们提早些入场,还能找到个好位置。”


 


“那位头儿还真是大方,我知道这地方可不便宜,这案子的成本可还真高。”他喜滋滋地拿起一旁的酒水单,一目十行地浏览着上面这些价格不菲还有着诡异名字的饮品,“所以那位的意思是怎么样?让我们做棒打鸳鸯的蒙太古和凯普莱特?*”


 


“你最好别打这张单子的主意。那位大人只会付给我们入场的费用,其余的都由我们自己埋单。”林敬言顿了顿,“而凭我们的经济能力,大概能点一杯冰水——还得插两根吸管。”


 


“好吧,好吧,万恶的资产阶级!”方锐放弃了贪点小便宜的心思,趁着卡座里的黑暗,他偷偷解开了西装上的两颗纽扣。“我们这样看起来像不像落魄的贵族少年?”


 


毫无悬念的收货了搭档的一个白眼。好吧,没幽默感的家伙。


 


蒙太古和凯普莱特:罗密欧和朱丽叶的家族。


3


 


于是两位家中沦落的公子少爷喝着尴尬的冷空气,终于是消耗过去了这半个小时。台上的钢琴曲正好落下最后一个音符,下面本来还在高栏阔论的人们同时被拔了发条,半截话语顺着咽喉一路滑回胸腔,都不动声色地等着台上放下话。


 


“各位先生,感谢你们的等待,”钢琴上延伸出的独立麦克风,黑人用他浑厚的嘴唇对着它念出开场词,“下面就让我们请出这里的小巨星叶修吧——”


 


一直黑暗的台上突然灯光大亮,仿佛在一瞬间就打开了人的视野。台上的人儿不喜欢多卖关子,前奏才像个小姑娘似得露出足尖,他已经用鼻腔轻轻哼唱附和,眼睛在四周巡回一圈,随意到像只是不经意间。


 


方锐原来吊儿郎当地坐在卡座上,左右手像抱着两个绝世美人儿,搭在皮质的沙发套上。要不是林敬言面色不善,他真想再翘起二郎腿完成自己最喜欢的坐姿。结果台上的人儿凉薄地飞来一记眼神,方锐就不安的收回了双手,像挨了训的孩子那样正襟危坐。


 


我听见爱人呼唤,唤我回到她身边,

我在河中失去爱,


 


我的心中永远痛。”


玛丽莲梦露的歌曲,方锐曾经在电视机里听过这女人慵懒妩媚的嗓音,这个小星星身为男人竟敢这样挑战一代女神的地位,野心和大胆都可见一斑。他总觉得台上的人眼光似有若无摩挲过自己脸庞,但一想这也许是俱乐部里舞女和歌星们的惯用伎俩——总有人会如此心甘情愿地为他们献上珠宝宝藏。



大江毕竟东流去,



往事都已早成空。


 


啊啊……上面的人张了张口,方锐也不由自主跟着他一起张开嘴唇。感谢林敬言挑了个好座位,他几乎能从对方嫣红的双唇间看到整齐的牙齿和害羞的舌尖。

威勒瑞,威勒瑞。



她再不会伴我行。


 


像极了情人呢喃的吻。方锐轻轻舔过下唇,目不转睛看着他。台上的人似有所觉,但永远只是雨露均沾对着所有人微笑致意,只要你愿意,都能和他恰到好处地对上视线。


 


一旁有几个不谙世事的纯情少年早就满面通红地低下头去。而方锐坐直了,心里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


 


他在看我,绝对的。


 


4


 


叶修多数时间都是站在台上,尽管客人们不介意他做个静止的花瓶,可老板的命令凌驾于一切,叶修只在唱那些热情似火的歌曲时才会一步步走下台,走过那些花了大价钱坐在前排座位上的客人面前。有人朝他递上自己的手帕,还有的和他举杯致意,叶修便伸手插进那琥珀色的酒水里,然后抹上自己的脸庞——这动作很快惹得那些衣冠楚楚的禽兽们兴奋地鼓起掌来。很可惜,不像方锐所想那样,大家的领带都一丝不苟地系在身上,不会轻易就让人挖掘出自己的内在。


 


方锐吹了口口哨,“我大概能明白那位小公子为什么会一头陷进爱河了,他可真是个不一般的人物。”


 


“或许在我和你讨论这一点之前,咱们应该先注意一下这位威廉少爷。”林敬言不动声色地打了个动作,方锐很快意会,朝着自己七点的方向张望。看来因为零花钱锐减,威廉少爷已经没办法像以前那般近距离的观摩自己的朱丽叶了——他的座位还不如这两个连一杯冰水都舍不得点的小警察。


 


“天哪,看看他那忧郁的表情。想来这些日子在家里又写了不少哀伤的情诗吧。”方锐捂住胸口,将英气的五官强行皱作一团,“能否把你比作夏日璀璨?你却比夏季更可爱温存……”


 


“先打断一下你的诗朗诵。”林敬言作势起身,“大歌星要下场了。”


 


方锐难得还记得这一句酸的人头皮发麻的情诗,没想到就得这样吞回肚子里,但工作上的任务到底更重要一些,他也只好作罢。


 


5


 


“威廉先生,我已经说过您以后不要再来这里做这些事情了吧。”


 


俱乐部的后门总是灯火昏暗,管你抹得有多油头粉面,站在这片阴影里都是与其他无甚差别的阴森鬼魂。可威廉就是看不清叶修的表情,也从他冷漠的声音里能听出那义不容辞的拒绝。一刀斩的实在干脆利落,让他那点憧憬的爱情故事再难狗尾续貂。


 


这样的冷酷决绝,哪里是他梦中缪斯女神的倒影?连台上那样巧笑顾盼都成幻影,威廉总是不明白自己爱上的到底是哪一个他,但这个年轻的小公子弄错了重点,他分明就连哪一个是真的他都还一头雾水。


 


“我的父亲最近…知道了我的事情,所以我最近才来的少了。”威廉公子的脑子里有一本莎士比亚情诗集,却找不到个合适的引线将里面的满腔话语都一一倾倒出来。他在脑子里组织着语言,叶修却很快挥了挥手,打断他在个人世界里的表演。


 


“抱歉打断您的故事构想,威廉先生。不过我不是你脑补出来的故事主角,也不姓凯普莱特。还不需要你想方设法的来拯救我。”


 


“我并不是……”


 


“威廉先生,”叶修笑着把他刚刚塞过来的手帕递还回去,“早点回家吧,不然您的父亲可是会担心的。”


 


“嗨,这两位伙计,有哪里需要我帮忙的吗?”掐准了出场的时机,方锐简直准时的让人牙痒痒——威廉少爷最后还是捏着手帕走了,他是个热爱浪漫的傻子,却不爱让陌生人也一并分享他的内心世界。


 


“请问刚刚我的出现有帮你解决掉一个问题吗?叶修先生?”方锐嬉皮笑脸地和他邀功。“不过这都是我的职责所在,你可以不用那么客气。”


 


“你的职责?”叶修看了眼他起皱的裤腿,“你也是哪里来的流浪艺术家吗?”


 


方锐自豪的挺直了腰杆,“我是个警察。”


 


叶修笑了,“看起来还真不像。”


 


“你也不像。”方锐说,“看起来……不像是歌舞明星的样子。”台上的他那样自然唱着玛丽莲梦露的不归河,此刻大半的妆容都隐没在夜色里,只有唇舌一抹血色亮眼。


 


“至少我能整齐穿戴好演出服再化妆,”仿佛能听见方锐心里的话,叶修伸舌舔了舔嘴上还未卸掉的口红。香料的味道尝到嘴里才觉浓烈,叶修虽然不喜欢这股滋味,但还是笑着说道,“不会开着扣子就大喇喇地跑到街上。”


 


方锐想起他之前在卡座上解开了除了裤子上所有的扣子。此时白色的衬衫全部暴露在外,西装两截被风吹卷成两只巨大的翅膀,领带也散了一半,看起来真有点流浪艺术家的味道。


 


“好吧,的确是有不少人这么说过我。”方锐很坦然,“你急着回去么?需不需要我送你一程?”


 


“感激不尽。”叶修笑着说,他的头往前凑了点,一不小心就一头撞进光线里,一双墨色的眸子被灯光照的无处遁形。方锐顿了顿,突然闻到对方身上那股子清淡的古龙水味儿,搔的他鼻尖做痒,一路渗到心里。“不过还是免了。”


 


“下次警察先生要是再来,我可以给你唱一首《绅士爱美人》里的曲子。”排气管已经静了很久,叶修朝那辆老爷车走去,最后回头看了他一眼,声音里全是说不出的调侃和揶揄。“不过请允许我这么说一句:您的搭讪手段真够俗气的。”


 


能否把你比作夏日璀璨?你却比夏季更可爱温存。方锐想,叶修怎么会是朱丽叶,朱丽叶没有他那样毒辣的眼光,也不会这样干脆利落地拒绝他人的示爱。


 


他分明就是图兰朵,而他则是出了不入流谜题的挑战者。被他无情的拆穿。



评论

热度(171)

  1. 子禾唧茸蘑菇汤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十一唧茸蘑菇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