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禾

【方叶】酒精荷尔蒙·二

唧茸蘑菇汤:

在二黑的强烈要求下决定再撸几篇





 


林敬言敲进方锐家门的时候,方锐正大喇喇地躺在单身汉的沙发上看着电影。他的屋子里东西撒了一地,录影带和啤酒罐七零八落倒在一块儿,林敬言大概能看出方锐刚才是在这边喝过酒。


 


“昨天分头以后你跑去哪里了?”林敬言斟酌着在哪里下脚,一脸严峻地看着自己的搭档。可惜后者正没心没肺地对着电视屏幕,一个多余的眼神都吝于给他,“我围着俱乐部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你。”


 


“我到后面去找那个大明星了,还碰到威廉少爷热情似火的表白。”方锐迫不及待想同他分享那天夜里的事情,“那位少爷的告白可真是——”俗气。这位没心没肺的小警察刚想嬉皮笑脸的这么说,就想起自己也在不久前碰过同样的钉子。于是他硬生转了个弯,勉为其难地夸奖道:“恩……很别致。”


 


“你还没回答我后来跑到哪里去了。”又一次为搭档收拾的烂摊子的林敬言被他的这态度搞得头疼不已,“昨天警长还和我问情况消息,我费了好大劲才帮你圆过去——你在看什么?”


 


他终于意识到方锐没听进去半句,炙热的视线全都留给电视机里黑白的性感女星了。林敬言难得地想发一回火,依稀辨认出上面女人的面孔,“玛丽莲梦露?”


 


“《绅士爱美人》。”方锐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昨晚我跑了整条街才找到一家肯租给我录像带的老板。”


 


“所以你之所以一声不吭的跑走,就是为了去借这么一个录像带?!”


 


“你说什么呢,”方锐严肃的摆起面孔,“为了美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林敬言放弃了和他继续就职业观这个话题继续讨论的必要性,电视里的俊男美女已经旁若无人地吻在一块儿,他突然觉得自己同方锐两个大男人在一起看这画面很是尴尬,更别提方锐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而方锐喝了玻璃瓶里最后一口酒,脚往地上一蹬,干脆利落地站了起来。


 


林敬言才刚捡起一瓶啤酒想入席,主人却做出一副要走人的架势,让他不得不觉得尴尬起来。“嘿,方锐,你去哪儿?”


 


“Find my Lorele.*”他掸去外套上的最后一颗爆米花粒,得意洋洋地笑道,“如果你愿意帮我把录像带还回去的话,我一定会非常感激你。”


 


*:lorele是《绅士爱美人》中玛丽莲梦露饰演的角色。


 


2


 


今天没有那位阔气的头儿为他付出买一张入场券的钞票,非常可惜的,他没能再入场去一亲芳泽,只好在后门处徘徊等待。好在他身上那被他嫌弃如同拘束服的警服起到了警示性,几个黑人保安尽管人高马大,也没敢对他做出不恭敬的行为。


 


等待着实是一件漫长的事情,方锐等着太阳从天空中央落到路灯,最后掉进湖中央,被吞噬掉最后一缕光芒,这位明星才姗姗来迟地推开后门。


 


方锐像被老师抓了包的小鬼头,忙不迭地站直了,将警帽扣上脑袋,故作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工作辛苦了,叶修先生。”


 


叶修已经卸下了一身华服,此刻不再是那个花枝招展的歌星,而是个在大街上再平凡不过的男人。他抿唇一笑,说:“晚上没看见方警官,还以为您不来了。原来是在这后面等着我,这未免有点寒酸了吧。”


 


“来者是客,难道叶修先生嫌贫爱富?”他承认自己这举止是不大浪漫,“我还记得您昨晚说要给我唱一首电影里的曲子,不知道是哪首?”他兴致勃勃地让眼光围着这个没了珠光宝气而略显寡淡的男人转了个圈儿,“A Little Girl From Little Rock?”


 


“NO,”叶修替他扶正仓皇中戴歪的警帽,微微一笑,“Diamonds Are A Girl's Best Friend.”


 


方锐由他为自己整理衣冠,但骨子里的散漫让他无法彻底进入暧昧的氛围。“可你不是个女孩。”


 


“可是我喜欢钻石。”叶修眨了眨眼睛,“没有一个歌星舞女能够对它无动于衷。”


 


“怪不得威廉少爷一直都在你这儿碰壁,原来是他一直表错了心意。”方锐握住他的手意味不明地捏了把,这位把条条框框都熟视无睹的青年警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以算作是猥亵,这位大明星竟然也不排斥他的狎昵,“难道警察先生不喜欢这些?”


 


“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比起钻石,还是黄金更得我的心意。”


 


他微微歪着头,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望着方锐他。这动作很是可爱,眼神却妩媚,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被叶修硬生生捏合在一起,变成仿佛是自然流露的东西。叶修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说:“您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当的警察?”


 


方锐想了想,回答说:“因为我需要这份工作?”


 


“您需要衣食住行,而不是为了保护居民的隐私和安危。”叶修为他捋平胸前的褶皱,方锐的制服在冷风中浸泡了很久,偏硬的布料上摸起来像块冷硬的铁片,指尖竟然都被它平静地汲取着温度。“你可以穿消防员的制服,也可以是环卫工人的……或许还是这两个比较适合你,它们即使不用刻意熨烫,穿出去也不会有什么不妥。”


 


“……我下次会记得穿戴的整齐一些再来看你。”如果警长能看见这一幕,定然会气的七窍生烟——他为方锐语重心长的提出过无数次的意见,却不像叶修能这样立竿见影的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那首歌你要留到下一次吗?”


 


“为考虑到今后能少见到您一次,我还是现在就为您唱了吧。”叶修揉搓着中指上的一枚戒指,方锐试着去看那上面镶嵌了什么,却只看见一串银光流窜而过。再来不及看的细一点,叶修已经把手都藏在了两边,右手一下下打着响指做节拍,“这里可没有音响,演唱的效果可能要差一点了。”


 


他为可能产生的差强人意的演出效果先致了歉意,音色里却毫无颤意,并没有因为舞台灯光从白炽灯泡变化成月光而感到怯场。


 


The French are glad to die for love.(法国人总爱为爱情献身)
They delight in fighting duels.(他们热衷决斗争胜)
But I prefer a man who lives(但我喜欢活着的男人)
And gives expensive jewels.(给我珠宝价值连城)


 


唱到高潮,叶修甚至还转了几下手腕——然后他便尴尬地发现,他的身上并没有流苏和手帕,好在他有足够多的应变经验,摘下才为方锐戴好的帽子,转在手中把玩。内测还有温热的热度,也不知哪里引起了这个多变的人儿的心思,警帽仿佛他的小道具,被俏皮地扣在头上,做了个吊儿郎当的谢幕礼。


 


“多谢警察先生的配合。”不看青年的反应,叶修先将帽子还到他的手里,“您这样可还算满意?”


 


“抱歉,我下次会进到那里面去,不让我们的大明星在冷风里瑟瑟发抖地唱歌。”方锐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像被灌进了热腾的热水,在体内某处腾出种不可名状的灼热,将他原本冷硬的的肌肉都重新注入活力膨胀起来。


 


玛丽莲梦露的金发红唇和眼前这个黑发黑眼的男人竟然不可思议的重叠起来,漆黑的发丝像蛰伏在夜色里的怪兽,触不及防就将你咬上一口。这位怪兽就那样轻嗅玫瑰,露出一口洁白的獠牙——冲着自己微笑着说道:“原来警察是个这么高薪水的职业?”


 


“……”这位年薪不过尔尔的年轻人没法告诉这位男人事实。叶修没听到他的反驳,这一刻的沉默都能和默认挂钩,他若有所思地捏着下巴,眼神里甚至露出了难得的探寻,“近来俱乐部里也有不少的警署军阀呢……”


 


这位年轻警官云淡风轻的笑容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方锐锲而不舍地黏合着,“你喜欢成功人士?”


 


“我喜欢钻石。”叶修舔舔嘴唇,语气里发酵出胜利者的滋味,“或者是能整齐穿好制服的半成功人士。”


 


“半成功人士”忘记了自己就算不属于这两个标准里的哪一个,也该保持最基本的风度。相比起其他男人,叶修的皮肤显然要更细腻,那种不可名状的炙热感又在争先恐后地涌出,这位小伙子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在他的印象里或许只是希望将这段时光弥留的更久一些罢了。


 


“……我过几天再来看你。”窘迫和紧张贯穿了他这段短短地句子,尽管他的这些负面情绪全都来自自己的不自信作祟,“大概就是后天,后天。”


 


“好的,我会在俱乐部里静候您的光临——不过能不能请您先松手?那位保安先生已经看了我们很久了,我不希望我连续两天和年轻警察私会的小道消息传到我老板的耳朵里。”他已经为了这个愣头青浪费了十分钟的时间,即使灯光昏暗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这十分钟说出去也够那些衣冠禽兽们浮想联翩的——这些下作的早泄鬼。


 


“下次我再来的时候,你能为我再唱一首么?”方锐恋恋不舍地松了手,局促中摸到他戒指凹凸有致的触感,不禁仓皇放开了,“我是说……在那部电影里,我还是比较想听另一首。”.


 


“嗯哼,我们是来自岩城的两个女孩儿……?”叶修有些轻浮地吹了个口哨,“可惜了……”


 


“我不是金发美人儿,您也不是绅士。”修对他敬了个礼,然后就像在舞台上那样缓缓落幕,“在您有那样的资格以前,我还是会继续唱这首曲子。”


 


相当委婉的拒绝,也是在戳小警察的痛处。他想听浪漫的乡村小调,却忘了lofrle更爱钻石和财宝。


 


黑色的老爷车开的慢悠悠,排气管里不时喷着浑浊的气体。前方的道路一片漆黑,车灯只照亮一点黑暗,司机在俱乐部和叶修家之间来回开了许久,却是个怕黑的胆小鬼。为了壮胆,他不得不选择和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搭起话来。


 


“叶修先生……您刚刚唱了什么歌?”这个憨厚的中年男人家境平庸,却不知吃了什么,油脂和重量拧成一把腰带紧紧系在腰间。他不识几个大字,连对着人也谦卑起来。


 


“你觉得好听?”叶修弯了弯嘴角,仿佛被中年男人的夸奖捧得神清气爽,“那我给你再唱一遍。”


 


或许有些欧陆情调
但只有钻石才是女人的心头宝

热吻也许美妙
却不能将房租抵消
哪怕一杯冷饮
也不能折扣少少


 


钻石钻石,才是我的心头宝。叶修在心里又附和着哼唱道,轻柔的吻仿佛只蝴蝶轻落在中指的戒指上。他吐出最后一个音符,眼里的冷清与淡然已是烟消云散。


 


他的家到了。






叶修并不是很喜欢警察 为小方静默


果然不是自己的文风然后硬拗到后面就变得很莫名其妙……

评论

热度(97)

  1. 子禾唧茸蘑菇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