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禾

【ALL叶/张叶】以父之名

嗷嗷!粉毛修修!可爱!想…(不不并没有什么要文明要文明)

甜蜜人生:

既然这样 


那这篇【这篇不起名了】就还继续叫【这篇不起名了】吧


张新杰这部分一不小心写超了


单独发上来好了


父子向请注意


这不是演习




——————————————————————————




张新杰


 


【一】


“找到出血点…血管钳…双极…”


手术很紧张,病人的肿瘤非常麻烦。


按张新杰的职业素养和个人习惯来说,这种手术他必定是要亲自上阵,大家才会放心的。可这次他不仅主动要求做副手,而且在手术过程中经常时不时的走神。


手术室的一众医生护士看他这幅神游天外的模样,都吓的战战兢兢,像是被抽走了主心骨,心里真是不踏实。


索性张新杰已经活成了个精密仪器,即便走神也十分顺利完成了这台耗时六个小时的手术。


进了更衣室,他筋疲力尽的放下了他那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莫测高深脸,换上了愁眉苦脸和茫然无措。


他的好友,就是这次硬被推上主刀位置顶缸的林敬言关切道:“怎么了?”


张新杰应声开始回忆他所有烦心事的源泉。


大概是两个月前,他的小儿子,叶修,变的非常不对劲。


众所周知,张新杰其人很爱干净,他不觉得自己这是强迫症,反倒不理解那些房间乱七八糟的人是怎么活下去的。


叶修从小就被教育成翻版张新杰的样子,房间打扫的一丝不苟;学校发的制服,领带和裤腰要维持十五厘米的距离;黑色的鞋可以配黑色的袜子,但是运动鞋要配白袜子…等等,非常让张新杰省心。


可近来,叶修大概是进入了叛逆期?十分的不听话,十分的…挑战张新杰的心理极限…


首先,他房间也不整理了。开始只是微微乱而已,比如不叠被子,衣服乱扔,张新杰顺手也就给他收拾了。后来演变成垃圾扔在桌子上,整张床上都是杂志,专辑,电脑呈待机状态埋在被子里…张新杰动手帮他整理了两次,他隔天就变回原样。


然后,叶修对他没有以前那样恭敬了。整天连声爸爸也不叫,回来就窝到房间里。每日晨昏定省的早安晚安也没有了,即便有张新杰也无福消受。毕竟叶修现在过的时间是美国时间,简单来说就是,张新杰起床了,叶修刚睡下,叶修醒了,张新杰午饭已经吃完了。


最不能忍的是,叶修开始糟蹋自己。头发染得乱七八糟,那天一推门看到一个满头粉毛的人坐在沙发上,天知道他当时受到了多大的惊吓。还不好好吃饭,方便面那种东西除了吃一肚子防腐剂外,对身体能有什么好处?又时常晚归,他给叶修的门禁是晚上十点半,其实说门禁也形同虚设,毕竟叶修几点回来他都要让叶修进家门的,总不能把孩子关在门外,他要心疼的。


他查遍了育儿心经,小葵花妈妈课堂,读了半天只发现那些人话不说的专家三纸无驴的写了一整本书,中心思想就是顺其自然,简直狗屁不通。


于是他尝试着找叶修谈了一次,先是摆出了做父亲的威严,要求叶修好好生活,叶修不理他。于是他又软下口气问怎么了,叶修说没怎么,他说你到底要干嘛,叶修说不干嘛…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他无奈叹了口气,问叶修,不能跟爸爸说吗?他记得叶修当时神情复杂,张开嘴又闭上,仿佛有话要说又说不出口一样。        


他心里一跳,以为叶修察觉到了他的秘密,后来发现不是,他甚至还有点遗憾。


 


【二】


林敬言衣服都换好了,一回头张新杰还在发呆,于是‘好心’提醒道:“hey 新杰?强迫症?冰山脸?…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啊。”


张新杰到了家,快要十二点了,屋子里冷冰冰的一点人气儿都没有。他摘下眼镜掐了掐眉心,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说什么也得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于是重新穿上鞋子出了门。


他给叶修打电话问他在哪,叶修吞吞吐吐的说在bar street。于是张新杰眉头皱的更狠了,他把手机摔在副驾驶上,连超速监控摄像头都不管了,猛踩油门打算去把不听话的孩子带回家。


叶修忐忑不安的在红灯酒绿的酒吧街上徘徊,他不知道他爸见到他会是什么反应,听那巨大的摔手机声音,他爸火气应该不小。


他忽然有些后悔,不应该搞出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惹他爸烦心,他爸已经很累了,他觉着…有点心疼。


深夜的酒吧街,一个皮肤白到透明偏还染了一头粉色的小美人在路灯下四下张望,脚踝纤细,白T恤的领口有点大,隐约可见锁骨露出一个危险的弧度。


这明显是引人犯罪啊,几个不怀好意的外国青年朝叶修走过来。


“hey,pretty,look at u,what a wonderful hair …”


“Can I buy u a drink ?”


叶修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被面前这几个人高马大的外国佬吓了一跳,直觉自己应该是遇到搭讪了,连忙拒绝道:“Sorry,I guess I don’t need it …”


张新杰驾车赶到,酒吧街窄小人多,他只好把车停在街口。刚走进去就看到一堆不三不四的人围着他儿子,有一个还伸手摸了叶修的头发,他气的手直抖,手机被他攥的咯吱响了一下。


叶修正着急,算算时间张新杰应该也快到了,他得赶紧把这些人打发走。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他正‘nonono’呢,就看见一个人影闪过,正对面的纹身男被推了个酿跄,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fuck u !”


张新杰一手揽过叶修,半步不让,寒霜罩顶的回道“Go back to fuck yourself !”


他看起来并不强壮,可镜片下的眼神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那纹身男僵硬了一下,看着叶修道:“Sorry,I just thought you are single .”然后就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走人了。


叶修被张新杰突如其来的粗口吓懵了,等反应过来那老外走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整张脸都红了——


‘我以为你是单身…’


他以为我和爸爸…我和爸爸是一对…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抬头觑张新杰的脸色,有点拿不准该说什么,只好试探性的小声叫了句爸爸。


张新杰低头看他小心翼翼的表情,嘴唇都被咬的嫣红,荧光粉很衬他的肤色,可性感的过于危险。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被他人觊觎,这感觉终归不大好,何况他对这孩子还抱着点上不得台面的心思。


“叶修,你到底想干嘛?”


叶修更用力的咬着嘴唇,不说话。


 


【三】


叶修一直觉得爸十分理智,理智到有些不近人情,有谁会把生活过成一本计划表呢?星期几的几点要做什么,节日应该怎么度过,叶修每年的生日送他什么会对他成长有益。这些本来可以随心所欲甚至成为生活中的小惊喜的事情,叶修都只能失望透顶的闻到冷冰冰的机器味。


喜欢自己的父亲,即使是养父,任谁看来都太过于离经叛道。所以当他早上醒来回想起自己昨晚上活色生香的春梦,翻身把头埋在枕头里又感觉到内裤的潮湿时,他简直想一头撞死。


无论如何,肖想自己的父亲...他爸那样循规蹈矩的人,肯定是不会接受的…他怀揣着这样痛苦又怆然的心思,忍了许久。


直到有天他和朋友去商场,看到咖啡厅里的他爸和一个很漂亮的陌生女人谈笑风生。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虽然大逆不道了点,可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被拒绝,他爸无论如何也不会扔下他,这个他很有自信。


于是他开始试图吸引他爸注意力,一步步测试他在他爸心里的底线,说明白点就是闷声作大死。


这算作过头了吧…爸爸果然只喜欢听话的我吗?


张新杰见叶修不说话,心头火起,两只手指掐住他的下巴,命令道:“抬起头来。”


叶修‘嘶’了一声,眼角因为疼痛和委屈染上一层嫣红。


难以说明在那个时刻,张新杰心里闪过了多少晦涩难言的念头,多年的伪装险些败露。他抓住叶修的手腕把他塞进车里,一路超速回了家。


 


【四】


张新杰把一贯娇生惯养的小儿子甩到沙发上,粗鲁的扯下领带,二话不说把叶修横放在膝上,开始…开始打他屁股…


叶修惊呆了,心里百转千回五味陈杂,你不喜欢我就算了,还打我屁股...我都这么大了,你还打我屁股...爸你别以为我暗恋你你就可以打我屁股……他半点没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槽点有多多。


张新杰给了他教训后,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便站起来往卧室走。


没想到叶修一把抱住他的腰,眼泪汪汪的哽咽道:“爸爸…爸爸…”


张新杰被他哭的心软的很,天人交战的僵立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坐下来抱住他,出声安慰道:“爸爸不该打你…可你也实在不听话,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多么危险你不知道…”


叶修哭的满脸乱七八糟,他狠了狠心,不管不顾的抬头亲在他父亲的唇上,然后便不知道怎么办好的僵在那里,半晌生涩的伸出舌头舔了舔…


张新杰话还没说完,唇上就忽然感觉到一丝冰凉和湿润,把他余下的苦口婆心全堵了回去。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他脑子里‘轰’的一声,这个青涩但动人的吻把他多年来的冷静自持和理智逻辑炸了个火树银花不夜天。


他募得眯起眼,一手扶着叶修的后脑勺,一手扶着叶修的腰,不由分说的加深了这个吻。直到他觉得再继续下去非出事不可,才放过叶修。


天可怜见的,叶修毫无经验,还没学会在接吻时吐气调息,就被折腾了个一溜够,脸涨的通红。


他一脸没反应过来的痴呆相,大脑已经当机,还没有重启成功。


这个时候实在是太好下手,张新杰问道:“所以你这几天的反常是因为什么?”可笑他查了那么多育儿书籍,结果答案却在恋爱心经里。


叶修自然是问什么答什么:“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只是爸爸那本完美无缺计划表里的一部分。”


儿子太可爱,简直想把他拆了吃了装进肚子里,密不可分,骨肉相融,最好一丝一毫失去的可能都不要有。


多年夙愿得以实现,欣喜若狂兴高采烈这种形容高兴的词语简直不够用,他把叶修紧紧的箍在怀里,反复亲吻他的头顶和红透了的耳朵。


叶修不依不饶的问道:“您真的喜欢我?”他停顿了一下,又开口道:“我是说,像爱情那种喜欢?”


张新杰:“是的。”


叶修:“即使我邋遢,在床上吃零食,染头发,不按时睡觉?”


张新杰:“即使你邋遢,吃零食,染头发…哦...不过以后我会让你按时睡觉的。”


然后他直视着小儿子的眼睛笑道:“坏孩子。”






------END------




————————————————————




荧光粉的叶修 我很想看








 



评论

热度(269)

  1. 子禾甜蜜人生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粉毛修修!可爱!想…(不不并没有什么要文明要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