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禾

【all叶】我可爱的洪水猛兽

浪里小白龙:

ATTENTION:


* 补档~


* 全员西方鬼怪化设定,和官设基本不同






READY?


————————————————————————————————




+


“让黄少天开车这主意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我靠老叶你这是对我有什么意见,我可是老司机!”黄少天忍不住踩了一脚油门。


张新杰冷静道:“你闯红灯了。”


黄少天刚想反驳,后视镜里突然出现了四五辆警车,他忍不住嘀咕:“不就是个红灯?用得着这么出动这么多人吗?人类越来越大惊小怪了。”


“主驾驶位空着,车却在动这种事的确很值得大惊小怪啊。”


车内出现了一瞬间的死寂。


 


黄少天没忍住又猛踩了下油门,一辆甲壳虫被他开得飞起。


“少天,危险。”


“别担心,他们追不上。”


“……”


叶修开始思索,自己当初干嘛不直接选飞的。


 


+


叶修,男,女巫。


家族里已经渐渐隐没的女巫血统不知道怎么就隔着十七八代好几百年,最终被叶修继承了,而他的双胞胎弟弟叶秋却比较普通。


对此叶修怀疑,一定是小时候叶妈妈为了区分他和叶秋,经常给他穿女装,而家族的血统又正好有点瞎的缘故。


 


传说中女巫身边总会养着一群鬼怪,在经历了漫长而又枯燥的岁月之后,叶修顿悟。


那都是闲的。


 


 


+


黄少天是个透明人,也是被叶修捡回家养的第一头鬼怪。


至今没有人知道叶修是怎么发现黄少天的。


比起相信这个懒散的家伙会去大费周折地捉个稀有的透明人回家,叶修无聊到教会了空气说话这种传闻还更可信一些。


 


因为大部分透明人都是默不作声的危险分子,而叶修家的这个显然不符合设定。


黄少天真的太能说了,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存在感刷得到处都是。


然而叶修表示,谁说这家伙不危险,你来试试自以为在用魔法控制香皂洗澡,涂着涂着突然感觉到有谁的手指顺着背脊一路向下啊!


 


 


+


张新杰和黄少天有些类似,但是张新杰勉强还算有实体。


他是个幽灵。


叶修收留张新杰的原因也很简单,好养,不需要考虑衣食住行,一张床单足以解决所有问题。


 


幽灵大多有解不开的执念,作为一个合格的女巫,叶修也不是没想过要净化张新杰。


然而在琐碎的日常相处中,他终于发觉,一直以来张新杰维系灵魂依靠并不是任何怨念,而是他的强迫症。


叶修的每一本书都会被他按照顺序排列,无论叶修要找什么,张新杰都能回答出来,俨然比叶修更像是当家人。


“你什么时候去投胎?”


“我放心不下你。”


就是这么回事了。


 


每晚十一点,这个老妈子幽灵还会准时用床单网着叶修上床睡觉,他就在一旁充当小夜灯。最可怕的是张新杰连叶修呼吸的频率都摸得清清楚楚,花了好几百年叶修也没能装睡成功一次。


 


最初叶修还反抗过,后来他干脆地放弃了。


鬼压床的滋味谁试谁知道。


 


 


+


“你把手放下。”看着被拆散了装进后备箱的王杰希突然动了,叶修赶忙提醒他。


“可是我的眼睛刚才被风吹出去了。”王杰希淡定道,“好像掉在了后面的路上。”


话音刚落,一段长长的绷带顺着凌厉的风飘了出去,不一会儿就裹着一只眼球回来了。


 


“……干得好小周。”叶修干巴巴地夸奖了一句,“后面似乎被吓到撞车了,老冯该不会让我们赔钱吧?”


 


 


+


叶修和王杰希的第一次相遇是在空中。


叶修骑着吸尘器,王杰希骑着扫帚。


 


作为女巫,叶修当然也有一把飞行扫帚。不过那把扫帚实在是无法忍受张新杰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它掸蜘蛛网,也经受不起家里的每一寸空气都会喋喋不休,所以连日子都来不及挑,点了一把火就匆匆自杀了。


善后的张新杰把剩下的粉尘吸进了吸尘器里。


 


飞行扫帚并不容易制作,自从丢了上一把,叶修花了好些功夫才做出新的。所以现下这种状况直接导致了叶修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骑着吸尘器出门。


他在月色之下遇到王杰希时,对方问的第一句话是:“需要我载你一程吗?”


那个场景应该很美,如果王杰希的右手没有突然掉下去的话。


 


“不好意思,拼接的不太牢。”


“……科学怪人?”叶修看着对方的大小眼,总觉得有些熟悉,“你会飞行术?”


“因为我的心脏来源于一位女巫。”


叶修点点头,这样能力的传承就说得通了。


王杰希面不改色地补充道:“他还活着,我想要报答他。”


 


叶修愣住了。


本世纪还活着的女巫,就只有他而已。


 


用魔法在记忆深处翻了一阵后,叶修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片段。


很久很久之前,叶修骑着扫帚外出,正巧就发现了一具将近完成的科学怪人。


看得出制作者非常用心,把他做的几乎和真人一样。皮肤光洁,手脚齐全,四肢协调。但是面孔上的眼睛却一大一小,显然是后期拼凑出来的。


大概是制作者突然遭遇了什么变故,不仅材料缺失,最后连人格都来不及注入,就将这个几乎完美的半成品丢弃了。


 


叶修越看越可惜,他轻而易举地做出了决定。


女巫一族都有九条命,至今为止叶修都没有遇到能够杀死自己的人。所以他采用了最简单也最粗暴的方法——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放入了这具身体里。


心脏重生的过程缓慢而又痛苦,叶修连扫帚都来不及拿,就被强制启动的保护咒送回了家中。


 


大概过了一个月,叶修恢复如初。


咚——


咚——


咚——


如今他的两颗心脏,都在安稳地跳动着。


 


 


+


“你打算怎么报恩?”


月色柔和,王杰希凑得很近,他握着叶修的手贴上自己的胸口。


“这是你的心脏,它将永远属于你。”


 


 


+


“你还当什么女巫,去当圣母算了?”


这是家中又一次增员后,来自叶秋的愤怒控诉。


 


周泽楷,全世界颜值最高的木乃伊。


因为说的每句话都可能变成诅咒,所以周泽楷寡言少语,他甚至用绷带捂住嘴唇,以提醒自己不要随意开口。


木乃伊是死而复生的产物,但周泽楷显然活得不够彻底。他本就安静,有时候沉默着沉默着突然又死过去了都不会有人发觉。


总有一天,他将再次复生,继续保持着沉默的姿态,等待下一个轮回的到来。


周而复始。


 


所以叶修把周泽楷捡回家后最常做的事,就是隔着绷带给他渡气。


女巫的气息是所有鬼怪的良药,得到了治愈的周泽楷就此开始了他最为漫长却也最为短暂的一次重生。


 


 


+


“小周你还活着没?”叶修不能放任周泽楷死去活来的,没事就要问问他,没得到回应后他转过身,看到墙角的木乃伊安安静静地坐着,“再不说话我就亲你了啊?”


看周泽楷还是没有动静,叶修的气息逐渐接近了他。


 


“行了别装了,睫毛这么长,颤抖起来太明显了。”


至此周泽楷懊恼地睁开了眼睛。


他定定地看着叶修,发觉对方被正在制作的魔药呛出了眼泪,于是有些笨拙地从自己身上拉了一段绷带递过去。


叶修叹气道:“绷带是你的保护层,别随便给别人啊。”


周泽楷想了想,说了那句他最常对叶修说的话。


“喜欢你。”


“……这不是理由。”


“喜欢你。”


 


这句话并不是木乃伊的诅咒,而是深藏在他心底,沉淀了数千年的宝藏。


能够拥有这份宝物而不被抹杀在恐惧之中的,至今只有叶修一个。


 


只因为爱的神秘远胜于死亡。


 


 


+


前方的街角处又拐来了两辆警车,大有直接撞上来的势头。


千钧一发之际两辆警车突然同时在原地滞留了半秒,然后往相反的方向滑了出去。


 


“喻文州,你老实一点!”叶修看了对方一眼,发觉他的眼睛有点红,立马戳了戳他的小翅膀,“暗示也不准用。”


 


 


+


叶修当然也尝试过抚养人类的小孩,喻文州就是被他当作孤儿抱回家的。


女巫的血统注定聚集在叶修身边的都不会是常人,所以叶修也怀疑过喻文州的身份。但事实证明,喻文州的确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孩子。


因为营养不良,发育得还有点缓慢。


 


为了让这个人类小孩健康的成长,叶修带着喻文州找到了新的住所,并将其余鬼怪列为了拒绝往来户,开始了为期一百年的二人生活。


人类的身体非常脆弱,人类的寿命又太过短暂。喻文州在学校里被欺负了都会红眼眶,叶修觉得自己有必要用最温柔细心的方式对待这个孩子,所以他做到了几乎有求必应的溺爱程度。


 


而仗着自己不会被看到,时不时就来骚扰叶修的黄少天观察了喻文州一阵后说:“你养的这个小孩好像畏光,虽然被欺负,伤口却好的快。而且怎么一直这么矮小,该不会是吸血鬼吧?


这种事情不太好确定,叶修犹豫着把手指塞进了喻文州嘴里,反复摸了摸他的牙齿。


 


怎么摸都不尖,反倒是被软软的舌头舔了一口。


隔天叶修这么回复说:“只是长得慢而已,我感觉他好像想要吃奶。”


 


 


+


“你养的这个孩子绝对是吸血鬼,你醒醒。”


“还在发育期而已,他只是个普通人。”


“可他已经118岁了!”


 


叶修沉默了。


 


 


+


养都养了,也不好中途放弃。


叶修继续照料着喻文州,只是不会在他红着眼睛说自己害怕的时候,抱着他哄他睡觉了。


那摆明了是喻文州企图对自己下暗示啊!就好像他对他同学做的那样。


 


 


+


吸血鬼到底什么时候算是成年?


长牙?想要吸血?还是拥有情欲?


 


叶修好奇了这件事180年,终于得到了答案。


知道硬了,那就是成年了。


 


以上事件不分先后顺序,同时发生。


而叶修有求必应了180年,一时半会实在没有办法改掉这个习惯。


 


 


+


企图袭警之后,甲壳虫身后的警车增加了一倍有余。


听着呜呜作响的警笛,张新杰做出了精准的判断。


“穿墙吧。”


叶修没有反应。


“见韩文清,还是见叶秋。你选一个。”


“……好吧。”


黄少天得令,半踩着油门潇洒地一打方向,整辆车甩着弧度往墙上猛地冲去。


砰的一声。


 


甲壳虫报废在原地。


车内的人一个也不剩。


 


“我的车啊!”老司机黄少天痛心疾首。


有些晕墙的叶修点燃了一支烟。


“不就是包子的玩具,下次让他再找一辆给你。”


 


 


+


养育喻文州的失败让叶修暂且放下了对人类的好奇心和亲近。


于是他捡了一颗龙蛋回家。


家庭成员们纷纷表示这个前因后果完全没有任何逻辑可言,并且指责叶修早该把养成的爱好改改,别总是看到什么都想捡回来养两天。等养大了要放手,对方肯定就粘着不走了啊。


都是套路。


 


 


+


包荣兴的成长进程比喻文州还要缓慢,长达十年的孵化过程与后期持续了两百年的幼年期让叶修十分满意。


毕竟孩子养大了就不可爱了。


 


幼龙还只会嗷嗷叫的时候,叶修的老毛病又犯了,开始纵容这个整天抱着他的腿,被他拖着到处走,顺便用尾巴把地板上的灰扫得干干净净的家伙。总是任由他呼噜呼噜地乱发声,不光懒得纠正,还一脸慈爱地随口答应。其实以女巫渊博的知识也无法理解那些拟声词,但叶修就是不忍心不理睬对方。


结果百年下来,幼龙不光不会人类语,连龙语也说得一塌糊涂,一言不合干脆闭上嘴,抡着金砖直接就上。龙的身体素质几乎无人能及,在这个和谐稳定的社会里,叶修也就放心地禁止了这条龙使用一切自然法术。自从他偷懒一回想让包荣兴帮忙喷火烧药瓶,不光房子烧得一干二净,连张新杰都被差点烧没了之后,叶修心有余悸。


所以包荣兴被规定了遇事只能纯粹地动用武力。还好他随手一模,都能从自己兜里摸出一块金砖来砸。


 


叶修问他:“就没有更普通一点的吗?”


包荣兴回答:“宝石!”


叶修噎住,看来人类语学得不好的确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好在他的耐心已经在这几百年里被锻炼到了对着黄少天也能用嗯啊哦应付一整天也不嫌累的地步。


所以他哄道:“你的财宝库里都有些什么?”


包荣兴咧着嘴笑,带出了一小窜火苗,吓得叶修赶紧让易燃品张新杰和周泽楷离远了一些。


“有老大!”


“啊?”


“老大!”巨龙兴高采烈地黏过去。


 


什么老大啊!我是你爹地!辛辛苦苦把你养到这么大的那种!


叶修强忍住了吐槽的欲望,他就悄悄和喻文州说,他心酸,养了两个全养歪。


 


喻文州在他耳朵边吐着气问他:“想要我这么叫你吗?”


叶修表示,还是算了。


 


 


+


两百年的幼年期一过,包荣兴迎风就长。短短两年,他的化形就已经能把叶修的脸闷进自己的胸口。


叶修郁闷得无以复加,他诚恳地和黄少天表示,希望他以后化出的实体能娇小可爱一点,至少不要像包荣兴或者周泽楷这样硬邦邦的。


黄少天听完靠了五声,也不知道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


 


成年之后,龙族的记忆传承如期而至。包荣兴一下子就从那个只会发各种奇怪语气词,仿佛拖鞋一般呆在叶修脚边的小龙变成了依旧说着任何正常人都无法理解的人类语,整天恨不得把叶修系在裤腰带上的顶梁柱。


因为对于一个入不敷出的家庭来说,龙族真的是太有钱太有钱了。


就在包荣兴还是个龙宝宝的时候,遇上打着催债名号,不请自来的人,叶修总会双手把他举到对方面前,认真地说:“看到没,我的龙。等他成年想起宝藏在哪,要钱你自己搬去。”


这种时候包荣兴总会歪着头嘎地一声,也不知道是回应还是吃撑了。扭着尾巴要缠回叶修腿上。


 


话虽那么说,但龙的宝藏却并不易得。


所有龙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并且有着近乎霸道的独占欲。


 


叶修也烦恼啊,自己养的龙,养歪也就算了,但这是不是一不小心养傻了?


不光金砖当板砖往外丢,今天从藏宝库里拿个车出来明天又为魔法阵贡献出一堆宝石,这搬啊搬啊的,是哪来的十佳青年活雷锋龙?


思来想去,叶修还是决定要好好教导包荣兴一下,如何才能做一条正确的龙。他提出要求,要去检查包荣兴的财宝库。


 


龙的财宝库是禁地,自古以来,从没有除了龙以外的物种能够进入。


但叶修毕竟养了这条龙超过两百年,精通人类语的女巫表示,这就是俗称的干爹。


 


有了这种特殊关系的加持,包荣兴毫不犹豫地带着叶修飞啊飞啊,来到了他当初被叶修捡到的洞穴里。


巨龙化成人形,猿臂蜂腰,武力爆表。叶修无法反抗地被他捞起来,抱着放进了那个原本装着白胖胖龙蛋的窝里。


 


包荣兴左看右看,心满意足,习惯性地从嗓子里发出些许声响,扑上去一顿猛蹭。却不想他现在已经长大了,这样做完全不可爱,反而让叶修感到有些危险。


叶修快速放松了自己,揉着他的脑袋问:“说好的财宝库呢?”


“到了啊。”巨龙的眼神闪亮亮的,就仿佛真的倒映着什么金银玉石。


 


叶修想起家中因为体内有着一根龙骨,而略懂龙族辛秘的科学怪人曾经提醒过。


能进入财宝库的从来都只有龙和他的宝藏。


 


叶修看看包荣兴,又从他透亮的眼眸中看到自己。


龙,和他唯一的宝藏。


 


 


+


龙的占有欲导致叶修被困在龙洞里将近一个月,这才终于把巨龙哄好,让他乘在背上飞回了住所。


因为龙族远古法术而无法搜寻的众人聚集而来。


沉默寡言的周泽楷拿出珠宝又拿出黄金面具,作为木乃伊,其实他也很有钱。只是他的财产埋得太深,不好挖掘罢了。


不精通人类语的包荣兴这会儿却精明的要命。他用爪子将财宝推得远远地,为表坚定还稍微多用了些力气。爪子掀开,粉尘飘得张新杰浑身都是。反正赔得起的龙N代包荣兴丝毫没有悔过之意,我行我素地将叶修笼罩进自己的羽翼之下。


 


千金不换,唯我独有。


这才是龙的宝藏学。


天生就会,又何须叶修来教。


 


 


+


说到包荣兴黄少天就不满,他就要批判。


那头龙用板砖误伤了他无数次,虽然叶修总是解释那是因为谁也看不到一个透明人,但黄少天总觉得那头肚里黑的龙是故意的。叶修听得头疼,正想说你和包子讲什么道理,他连人类语四级都没过,不噎死你还指望他说得过你?


这一抬头,愣住了。


 


“文州,来点障眼法?”


“联盟的地界,障眼法大概不管用吧。”喻文州斯斯文文地一笑,眼睛里红光闪烁,显然只是想看热闹。


 


叶修只好任由对方越走越近。


这不,讲道理的来了。


 


 


+


联盟钢筋铁骨的执法者,用拳头讲道理的男人,名字常年出没在不听话爱哭闹的小鬼怪耳朵旁。


曾经以铁拳暴揍了为非作歹的狼人,血染一身,满是杀气地从森林走出来后,一战成名。并且有了一个谁也不敢提起的血腥外号——小红帽。


叶修取的,也只有他一个人敢喊。


 


这说的就是韩文清了。


 


 


+


鬼怪的追捕者和爱好养成的女巫,这一听就对立的设定给韩文清和叶修直接冠上了宿敌的名号。


联盟时常庆幸还好有个韩文清,要不然只要叶修有心,这世界要么给他拆了要么被他统治,就看叶修怎么高兴了。毕竟他家里那群人物包括他自己,都是常年出没在传闻中赫赫有名的恐怖分子。


但这份安心也没有持续太久。


 


联盟曾经趁着叶修出门,把休眠的周泽楷搬回去研究过。主席对这具木乃伊的价值和颜值觊觎已久,几次劝说叶修把周泽楷捐了,但叶修油盐不进,一概拒绝。那次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机会,大有死皮赖脸的架势。


 


但可怕的是,他们最大的依仗,对鬼怪毫不留情,浑身染血也一往直前的小红帽却监守自盗。


身为联盟密室的看守者,韩文清不光对叶修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还反过来帮他开路。


被联盟触到逆鳞的叶修一路放火,把联盟最重要的保护地破坏得一干二净。韩文清头也不回地走在前方,硬生生地为他打出一条贵宾通道。


“老韩你再走快点,不然我怕我这法术忍不住就打到你身上去了。”


“你试试。”


 


说这话时对方依旧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叶修。


可这世上并不存在第二个人能够看到韩文清这样毫无保留的背影。


 


 


+


韩文清和叶修,一个不知道停下来,一个行踪飘忽不定。


其实也难有相见的日子。


 


他俩见到基本只有三种可能性:我有点麻烦老韩你来收拾一下,我家那几个又闯祸了老韩你赶紧来善后以及我捡到个新品种老韩你给上个户口。


因此小红帽在叶家也是个十分响亮的名号,毕竟这群黑户要上户口必然要接受来自韩文清的审查。


 


当初王杰希就差点被拒签。


小红帽一听那心跳就知道心脏是叶修的,当即黑了脸色。两人当了宿敌几百年,难免会有一起睡个觉,靠得太近都能听到对方心跳的时候。


以韩文清对叶修的了解,一看对方有些心虚的神色,就已经把真相猜得八九不离十。


叶修以为自己又要被斥责没出息了,没想到韩文清沉着脸问他:“疼吗?”


“疼啊,怎么不疼。”叶修特别诚恳地表示自己已经得到了教训,希望执法者不要再追究这事。


“你活该。”


“是是,我自作自受。”


 


但这户口还是没给批,韩文清硬是安了个非法器官移植的罪名,说这种科学怪人的危险性太大,不能办证。


叶修反驳,我的心脏啊,怎么就危险了?


韩文清冷笑,对,你的。全世界最不安分的心脏。你自己都管不好,还指望别人能管?


叶修莫名其妙,这不还有你吗?


 


不光压制住人,还要能管住对方的心。这是身为一个宿敌的职业素养。


叶修之于韩文清,韩文清之于叶修。


都是教科书般的合格宿敌。


 


所以韩文清在又听了叶修的心跳一夜后,觉得他的这个说法有点靠谱。


最终还是给王杰希办了个户口,分了两批。


先给左眼办,拖了两年才给右眼办。


 


 


+


“老韩,你来的也太快了。”叶修假装自然地打了个招呼,“怎么脸黑成这样,和叶秋的毛色有的一拼。”


“混账哥哥你在说谁啊!”


叶修苦不堪言,下意识地去看张新杰。


 


说好的韩文清和叶秋二选一呢?


这怎么全来了,是打算开两桌麻将?


 


 


+


女巫的标配中除了扫帚,应该还有一只黑猫。


叶妈妈大概是深受这个观念影响,硬是把一对双胞胎生成了两个物种。


女巫和他的标配,黑猫。


 


比起叶修的身份,叶秋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只九命猫而已。


几乎没有任何特殊技能,就是活得长。


因为它不像没有心的扫帚,他将永远陪伴在女巫身边,直到这位全知全能的女巫感到无聊,决定终结这个世界为止。


 


 


+


童年的时候,叶修的魔力经常失控。为了避免误伤,他有一段时间是在静室里独自度过的。


唯独叶秋对叶修的魔法无条件免疫。所以即便说了谁也不能打扰,叶秋还是会变成猫的模样,偷偷溜进静室,卧在叶修的膝头,让那双手温柔地抚摸着自己。


“叶秋,你越来越像猫了。”


——喵喵喵喵喵?


“其实我一直想养一只狗。”


——什么?!


“不喵喵喵了?”


——喵喵喵!


叶修轻笑着去挠叶秋的下巴,差点被对方咬到手指。


 


这一幕被来看望叶修的叶爸爸看到,他对这种大儿子逗弄小儿子的画面感到有些心累。


要知道左等右等,好不容易才等到家族里又有女巫降生,还附带一只黑猫。这对双胞胎生下来应该是要预言这天地间最神秘的未来的,而不是在这里说相声。


 


 


+


后来叶修外出游历,一去就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虽然和狗不对付,叶秋最终还是养了小点,只希望某个曾经和他念叨过宠物的人能没事就回来逗弄逗弄这只狗,顺便也顺顺自己的毛,揉揉自己的耳朵。


尾巴……尾巴就算了,摸了猫的尾巴是很容易出事的。


 


后来好不容易逮住叶修,叶秋委屈得要死,变成猫习惯性地趴到叶修膝头,喵呜了一声。


尾巴在对方腿肚上扫啊扫啊,最好扫得叶修受不了痒,抓起来摸一把。自己就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


 


“我养了一只狗。”


“哦,是吗。”


“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


叶修把身上的这只猫揉成了一团,又揉开,奇怪道:“养狗的是你,又不是我。”


“我就养过一只猫而已。”叶修如同叶秋所想的那样,顺着他的毛,把他摸得直想睡觉。


迷迷糊糊间叶秋傻不溜秋地又问了一句:“那你小时候……还和我说,你喜欢狗……”


“狗还好,最喜欢的肯定是猫吧。”


“为什么?”


“哪有为什么。就因为我是个女巫,还是你哥哥。”


就因为你啊。




TBC




因为基友念叨说想这篇了,就补个档


如果有什么想看的旧文,可以留言或者私信,我找得到的话,是会慢慢补档的


谢谢看到这里


今年万圣也要到了,这篇大概可以更新了……吧?




(´・ω・`)看到不少人问我大号是什么...我就是小白龙本龙,还有个号叫鲜掉牙。想看all叶的话找小白龙就可以了,另一个号写黄叶双叶多一些

评论

热度(1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