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禾

【叶修中心】 你遇见过哪些温暖的人?

好梦留人睡:

1.私设严重,ooc


2.叶修中心,粮食


3.热度挑战我截图了不耍赖……就看到过了开车的热度……怎么说呢我这个人真的不会开车,关注我久一点的大家都知道我别提车技,连个轮子都没有,开车实在是开不起来,我就最近多写几个短篇给大家,虽然没到1500,但如果我写够了够300p的短篇,我会问问大家想不想要的……




你遇见过哪些温暖的人?


 


 


情感社会


 


 


镜像问题:你遇见过哪些无耻的人?


 


 


评论分享


 


6681个回答 默认排序


 


 


 


 


 


5547个赞同  知乎用户  扶朕起来  游戏博主


 


 


谢邀。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会邀到我。


 


 


不过既然邀到我了,我也答一发。


 


 


大家都知道我是叶修脑残粉,今天的事也和我的小偶像有关,细细说来,倒是我入坑的开始。


 


 


我是在第八赛季入坑的。那个时候叶神已经快要退役了,我当时刚刚入职,虽然做的是荣耀相关的工作,但对老一辈的荣耀选手确实也不熟悉,所以对叶神其实也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仅仅只是在赛场席后有几面之缘。


 


 


我记得那是第八赛季赛末,我去H市出差,下车出站的时候,我在车站里看到一个乞丐(又或许只是潦倒的老人),正从垃圾箱捡着什么东西在吃。


 


 


大抵上所有人对于老人和小孩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悯,我当时心里就特别不舒服,但是自己又不好意思上去帮忙,当时正在犹豫,就看到叶神提着从旁边吉野家买的饭,给那个老人送过去了。


 


 


当时叶神还没露过面,也不像之后每次在车站机场出现的时候都戴着口罩啥的,很好认。


 


 


那个老人当时我觉得挺惶恐的,叶神递了好几次饭都不接,最后还是叶神给他掰的筷子送到他手里,他才肯吃。


 


 


我不可避免的在心里给叶神加了一百分的印象分。


 


 


后来第九赛季接触到了叶神本人,对他了解的更多,我更是成为了一枚脑残粉。


 


 


第九赛季挑战赛决赛前夕,我身为一个小小小工作人员,用着那点小小小特权,到现场观看了比赛。大家都知道,那个时候,嘉世和叶神之间的战争正是硝烟弥漫之时,叶神承担了无数嘉世粉丝的怒火,受到的人身攻击不计其数,我虽然也在网上尽全力的反驳了,说我认识他,他人有多好多好,但是奈何没有人信。


 


 


当时我想去上厕所,在厕所外面看到叶神正扶着一个保洁员往外走,看到我(叶神可能是记住我了),问我有没有医疗室或者能拿到纱布的地方,说是阿姨收拾垃圾的时候被罐头盒划伤了手。


 


 


他的表情很着急,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第十赛季时候叶神复出,也开始露面,有的时候比赛来回飞机,也有很多粉丝去接机。追过星的大家可能都知道,那个时候人很多,挤来挤去,有一两个妹子摔了是常事。有一次叶神来B市比赛,很多妹子去接机,人群走着走着叶神忽然停下来了,然后在大家都不明所以的时候,他指了指一个妹子,说:“你鞋带开了,你系一下,不然容易摔的。”


 


 


那天叶神走之前,我们粉丝起哄着让他给我们比心,他有点懵,问我们怎么比,我们就说可以两只手这样比,也可以一只手这样比,叶神就老老实实的我们教一种他比一种,有求必应。


 


 


有人说这都是小事,确实,每一样挑起来,似乎都不是很难以做到,可是我觉得,其实要做到叶神这样的人,实在是太难了。


 


 


我七岁的时候,跟我妈去买菜,一个挺小的小菜店,忽然进来了一个老爷爷,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我早都记不清他的模样,当时好像是深冬,只记得他似乎穿了一件蓝色的破旧军大衣,带着同色的破旧雷锋帽,拎着一个脏兮兮的布袋子,形容佝偻而潦倒。


 


 


我记得他问,“一块豆腐多少钱。”


 


 


店家说:“五毛钱。”


 


 


他又问,“那我三毛钱能不能买一块啊。”


 


 


店家说:“不行。”


 


 


他就在我眼前走掉了。


 


 


我至今忘不掉那一幕。


 


 


那时年龄小,不懂得那种难忘是什么,如今年龄渐长,才明白那叫怜悯和同情,时至今日回想起那一幕,依旧觉得耿耿于怀,总是会想,他现在在哪?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吧?只有三毛钱,他那天晚上究竟吃了什么呢?


 


 


这个世界上的苦难和悲哀数不胜数,我能见到的有限,能帮到的有限。可是这种有限,我依然会犹豫,会在意,就好比我在火车站遇到的那个乞丐老爷爷,如果没有叶神,或许我最终并不会去帮助他。


 


 


我害怕他是个坏人,我有点嫌弃他脏兮兮的衣服,我怕周围人投射过来的目光,这人世间种种无声与冷漠,归根结底,不外乎于人本性中的这些害怕与怯懦。


 


 


所以我才会觉得成为叶神这样的人很难。


 


 


一个人做到保持着内心的公正与善良,这听上去很容易。


 


 


但是在不公面前保持缄默而不是随波逐流,在黑暗中独自发光而不是为黑暗辩护,不为自己的苟且得意,不嘲讽他人的热忱,这诸多种种叠加一起,我觉得就已经很难了。


 


 


所以那些在不公正面前敢于发声,敢于于黑暗中点燃一盏灯,永远勇敢,永远热烈的人,我觉得这样的人,一定是一个温暖的人。


 


 


生而为人,请你善良。


 


 


感恩与叶修的相遇。


 


 


 


 


 


8975个赞同  知乎用户  阝匋车干   


 


 


我是看了高票答案,才来答这个问题的,我也希望那些依然在怨恨、不理解叶修的各位嘉世粉丝,能都来看看我的答案。


 


 


十二年前,我二十二岁,叶修十六岁。


 


 


我们在一个网吧相遇。


 


 


是我开的网吧,那个时候不都有各路小流氓来收保护费么,我平时为了破财免灾,交了也就交了,但那次忽然换了头子,要的价格高到离谱,我实在是忍不下去,高声和他们吵了几句。不瞒各位,我是典型的手无缚鸡之力的白斩鸡,人家当时一只手估计就能把我拎起来,要看着要挨一顿胖揍。


 


 


叶修那时一下子从后面窜了出来,握住了那人的手腕,硬是把人家的手从我的脖领子上薅了下来。他当时青春年少,装起来小流氓也不含糊,歪着嘴角痞里痞气的说:“这我兄弟,别动手啊。”看上去就特别像那种手里头有点功夫的硬茬子。


 


 


我躲过一劫,他也免了之后的上网费。


 


 


其实后来仔细想想,他这一个月的网费,已经差不多快一个月保护费了。


 


 


街头混混的斗争大多残酷,尤其是混混头子,换的也勤。过了半年之后,我记得那是新年,可能是大年三十晚上,我和叶修都是孑然一身,我无家可归,他有家不回,他朋友也是网瘾,索性网吧也开着,三个人一人一台机器打游戏,倒也算是过年了。


 


 


H市冬天下雪不多,但那年却下了。


 


 


那个混混头子穿了一件看上去就很薄的外套,雪化了之后外套上都是大片大片的水渍,他鼻青脸肿的,挂彩不少,估计是想进来暖和一下,但又怕进来尴尬。之前那种不可一世的表情早已经消失不见,反而有点畏缩。


 


 


叶修看了他两眼,然后问我能不能让他进来。


 


 


当时就那混混那怂样,谁都不能在怕的啊,我也就同意了。


 


 


那混混也挺意外的,也挺尴尬的。


 


 


叶修还把手里的泡面给他了,“你要不要吃泡面?”


 


 


“……你们大过年的还吃泡面??还是你吃过的!”


 


 


“大哥,你大过年的连泡面还没得吃呢,实在不行再给你拿碗新的,不吃拉倒。但提前告诉你,要付钱的。”


 


 


那天我们四个人聚在一起吃了年夜泡面,叶修还带着这混混头子打了几个本。


 


 


混混头子后来没有再做混混头子,本来也没多大,他又聪明,虽然荒废了很久,但脑子倒也还在,又去念了一年高三,考上了还不错的大学,现在在荣耀里做运营。


 


 


叶修就是这么一个妈癌晚期。


 


 


 


 


第七赛季的中段,我们的关系已经很紧张了。其实现在想来挺好笑的,我其实也真不是多想赚钱,我没那个追求,我只是觉得钱是个好东西,能给嘉世带来更多更好的发展,看着别的战队财源广进,嘉世明明有着他这样的明星选手,却在男选手的代言上颗粒无收,实在心理失衡。


 


 


我这个人一直渺小又卑怯,又容易走极端,心理失衡一久……哈哈难免就变态了。


 


 


后来的事大家也清楚,我有意的在弱化叶修在团队中的地位,收缩他的权利。


 


 


第七赛季中段,我母亲去世了。


 


 


她并非慈母,对我父亲来说更不是个贤妻。她当年年轻貌美,追求者无数,她跟着一个富二代有了我,但是她只是个长得还不赖的打工妹,哪能那么容易的飞上枝头变凤凰。富二代没过多久就把她甩了,她大着肚子无奈之下跟我忠厚老实的父亲结了婚。


 


 


她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公主,我记忆里,我父亲沉默寡言,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对我这个野孩子也是掏心掏肺。


 


 


但后来我母亲还是跟别人好上了,她迅速的跟我父亲离婚,甩掉我这个累赘,去追求她的美好生活。


 


 


我父亲和我相依为命了十几年,我大学毕业那年,他因为胃癌离世,走得很快,没什么痛苦,但我始终意难平。


 


 


他走的太早,而他心心念念的母亲,却没参加他的葬礼。


 


 


以色侍人终究不能长久,我母亲嫁给了第二任丈夫几年之后,最终还是色衰爱弛,像她当年抛弃我父亲一样,被别人抛弃了。


 


 


或许也是报应。


 


 


她孤立无援,难以谋生,当时嘉世已经颇有名气,她几经辗转找到了我。她当时也已经病入膏肓,眼见时日无多,我身为人子,血脉相连,最终还是不忍心弃她于不顾,送了她最后一程。


 


 


许是人之将死,又或许是怕我不管她,那段时间是她在我记忆里最温柔最和善的一段时光,双手哆嗦的给我织围巾,又总是劝我去相亲,身体好的时候甚至给我包了顿饺子。


 


 


甚至有点像个母亲了。


 


 


这个始乱终弃、恶毒狠心、从不过问自己儿子的母亲,最终还是我母亲。


 


 


办完她的丧礼,我一个人喝的烂醉。


 


 


因为那个时候,即使厚脸皮如我,也开不了口去找叶修陪我喝酒了。


 


 


那天我醉醺醺的回到宿舍,却看到叶修在门口等我。


 


 


他把我扶进去,坐在一边给我泡醒酒茶。我一下子控制不住就哭了,我说:“叶秋,我没有家人了。这回是真的,没爸也没妈了。”


 


 


他一边用手试着杯子的温度,一边说道:“谁说的,这不我在这呢。”


 


 


我当时那么坏,他却还是那么好,那么那么好,我做了这么多错事,他却还是爱我的。


 


 


甚至后面我一错再错,他都没有恨过我。是我没有脸面再去见他,知错能改,可是改不改的回来,又是另一回事。


 


 


我回国之前想着到底回国之后要住在哪,H市是我前半生的归宿,半辈子的喜怒哀乐都在里头,但是因为想着叶修退役之后住在B市,离他近一些,如果有一天能遇见,和他说说话也好。


 


 


我之前是嘉世的老板,多年以来怎么都涨了些知识,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有一天下班之后去附近的一家超市,意外的遇见了他。


 


 


都说缘分缘分,上天给的是缘,自己努力的是分。


 


 


我之前把我们的缘分分尽了,但或者老天眷顾,兜兜转转,缘终究是又回来了。


 


 


我载着他去了附近最近的露天烧烤摊,我们当年最好这一口。似乎是因为真正退役了,他喝了一瓶半多的啤酒,脸有点红,一边扒着毛豆一边跟我取笑辛浥(混混头子先生),辛浥今年添了二胎,忙的脚打后脑勺,第二轮当奶爸还是总闹笑话。


 


 


他笑着低着头,盯着手里的吃的,没看我。


 


 


但我知道,他不计较我的对错,他不计较我的伤害,他和我那善良朴实的父亲那样的像,就是即使我这样坏,都可以爱我。


 


 


我有的时候想,这个世界真的太不完美了,明明经济在不断的进步,人们的素质和思想却在不断的后退,富有的人富可敌国,而贫穷饥饿的人比比皆是,杜子美不愧是千古诗圣,“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千年之后,依旧一针见血。


 


 


善良的人饱受质疑,英雄的事迹无人问津,勇于仗义执言的人被攻讦。


 


 


甚至我,也不可避免的是卑微与狭隘的一员。


 


 


但是每次想起叶修,总觉得世界都温暖了一些。他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终究还是美好的吧,于整个世界相比,他或许不过是一粒芥子,但是对我,对辛浥,他的意义无法言说。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生而为人,请相信爱。



——————————————————————————


一点放在后面的话。


第一个回答里的我,在车站遇到的吃垃圾的老人,七岁时遇到的老爷爷,都是我个人的真实经历。


我是一个怯懦、不温柔、瞻前顾后的人,每一次大家说我可能会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我都觉得受之有愧,总是会回想起我七岁时候的那个老爷爷,他的背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从那个时候起就想做一个好人,但可惜时光飞逝,我还是没能做到,像我说的那样,这实在不太容易。所以我把叶神写进去了,我希望能有这样的人,我相信有这样的人。


生而为人,请你善良。


生而为人,请相信爱。


评论

热度(1588)